4歲男孩被拐,17年後成富二代與父母相認,養父:來繼承家產

2017年,舉辦了一場規模龐大的 被拐兒童認親大會,其中一個20歲出頭的小夥,在被拐 17年後與父母團聚。

原本這場認親大會在一家人團聚後就該 圓滿結束,沒想到男孩的養父母打來一通電話,卻讓親生父母徹底崩潰,男孩的生母更是生出 絕望的念頭。

男孩的養父母究竟在電話裡說了什麼?為何找回親生兒子的母親,卻有絕望的想法呢?

一位四十歲婦女吳道明,懷上了她與丈夫的第6個孩子。因為前5個孩子都是女孩,這對于農村出身的馬家夫婦來說,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情。

從一開始懷孕,馬家夫婦就想盡辦法生男孩,什麼 「酸兒辣女」、「上香拜佛」都嘗試了一個遍,可妻子吳道明心中依舊是忐忑萬分。

十月懷胎, 1996年10月7日,吳道明在丈夫和女兒的陪伴下來到醫院臨盆。經過醫護人員的努力,馬家又迎來了一個新生命。

一位護士從產房中出來,對吳道明的丈夫馬詠祥說: 「恭喜恭喜,您的妻子生了一個大胖小子。」

馬詠祥聽到護士的話,立刻開懷大笑起來,整個醫院都能聽到他的笑聲。最終還是在護士的好心提醒下: 「醫院禁止大聲喧嘩!」馬詠祥從生兒子的喜悅中回過神來。

吳道明從手術室中出來以後,馬詠祥帶著女兒們立刻去病房中照顧虛弱的妻子,畢竟大齡產子,還是有一定危險性的。

病房中,吳道明和丈夫相視而笑,像是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使命。

自從老馬家生了一個男孩後,這個男孩就成了一家人的 心頭肉,馬詠祥給兒子起名叫做馬江福, 希望兒子的福運像大江一樣延綿不絕。可讓人沒想到的是, 馬江福的福字卻充滿了諷刺。

馬江福從小就受到了父母和姐姐們的寵愛,生怕他有一點委屈。

馬家在貴州花溪做著茶葉生意,隨著馬江福的出生,馬詠祥的生意做得越來越好, 家境也越來越富足。因為家境富足,所以馬詠祥很捨得給子女在 教育上投資。

只要馬江福的姐姐年齡到了,馬詠祥就會直接安排女兒們上學,因為他明白,知識改變命運。隨著生意越做越大,妻子吳道明只好幫助丈夫照顧生意,兒女雙全的馬家成為了當地小有名氣的家族。

馬江福一天天長大,吳道明陪伴兒子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但馬江福卻不缺玩伴。 馬詠祥的鄰居是從外省搬來做生意的,鄰居家也有兩個與馬江福同歲的小男孩。

有事沒事,馬江福都會跟著 鄰居的小夥伴一起玩耍。起初吳道明並不放心,時不時地到鄰居家竄門, 從言語之間了解搬來的鄰居為人究竟如何。

隨著時間長了,吳道明和鄰居家也 熟絡了起來,鄰居也總會做一頓飯菜邀請忙碌一天的吳道明和馬詠祥夫婦到家裡吃一頓家常飯。

可知人知面不知心,人是會偽裝的,鄰居和吳道明打好關係,其實有著一些險惡、不可告人的陰謀。

2000年9月的一天,吳道明向往常一樣,給家人做好早餐後讓丈夫先去上班,然後自己則帶著小兒子走路送閨女們上學。

等將女兒一個個都送到學校後,吳道明便將兒子送到鄰居家中,讓他和鄰居家的兩個小夥伴們玩耍,自己則去幫丈夫管理生意。

也正是吳道明處于信任的舉動,徹底改變了一家人的命運。

鄰居明面上是來貴州做生意,真實身份則是 人販子,他們就是先騙取吳道明的信任,然後再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馬江福和小夥伴玩得盡興,殊不知早已被有心之人盯上。鄰居在確定吳道明已經走遠後,立刻收拾乾淨家當帶著馬江福 坐上了前往外省的火車。

傾家蕩產

馬詠祥和吳道明忙碌一天回到家中,並沒有聽到兒子的呼喊,也沒有見到兒子和他小夥伴的身影。

剛開始吳道明還以為兒子玩累了在鄰居家休息,于是便準備起鍋做飯, 可總覺得心裡不舒服,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為了讓自己安心,吳道明放下手頭的工作,來到鄰居家門口,看著緊閉的大門,心中的不安感更加強烈。

「嘭嘭嘭」吳道明敲響了鄰居家的大門,可並未得到回應。吳道明又喊了幾聲: 「江福!江福!」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吳道明趕緊跑回家,把鄰居不在家,兒子消失的消息告訴了馬詠祥。馬詠祥聽妻子說完,並沒有立刻當回事,晃晃悠悠地跟妻子來到鄰居家門口,然後大聲呼喊了鄰居的名字,結果一點回應都沒有。

馬詠祥和吳道明心慌了,于是趕忙跑到另一個鄰居家中,詢問是否見過自己的兒子, 沒想到隔壁鄰居的話卻讓馬詠祥夫婦徹底崩潰。

只聽鄰居說到: 「今天下午我見隔壁大包小包的往外面搬東西,然後坐車離開了,期間好像看到你兒子跟著一塊走了。」

聽到這些話,馬詠祥夫婦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慌忙之間報了警。

等員警過來後,在技術人員的幫助下打開了鄰居家的房門,別說人影了,一些鍋碗瓢盆都消失得乾乾淨淨。

吳道明將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了員警,員警已經將這起案件定性為 有預謀拐賣兒童的惡性案件。

警方對馬江福失蹤案展開了調查,可人販子有很強的 反偵察能力,使用的姓名身份證都是假的,極大增加了警方的辦案難度。

就在警方立案調查後,馬詠祥夫婦也行動了起來,畢竟馬江福是兩人唯一的兒子,更是一家人的心頭肉。

在馬江福失蹤後,吳道明更是整天以淚洗面,一直埋怨是自己的不小心才會導致兒子被人販子拐走。

而馬詠祥更是直接放棄了生意,騎著家中的腳踏車在花溪區的大街小巷尋找兒子。吳道明和丈夫馬詠祥為了找到兒子更是不惜一切代價, 花光了做生意以來的所有積蓄,動用了一切人脈關係。

可馬江福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線索。

生意荒廢,還欠了一屁股外債,甚至連女兒們都不再操心。正所謂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馬江福失蹤後的同一年,兩人的 二女兒也在放學的路上被人販子拐跑了。

一年丟失兩個孩子,幾乎讓吳道明徹底崩潰,無數次想要結束自己的人生,幸虧丈夫及時阻攔,才避免了吳道明衝動的舉動。

因為人販子,導致馬家成為一個幸福的家庭,差點家破人亡。為了能找到子女,馬詠祥甚至不惜賣掉房子和車子,與妻子兵分兩路,一起尋找失蹤的子女。

一年、兩年...十多年過去了,馬詠祥和妻子自從孩子丟失後,再也沒有心思工作,經常拿著兒女的照片以淚洗面。

一連十多年, 失蹤的兒女生死不知,這也成為了馬詠祥和吳道明心中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

團圓

2015年左右,國家的DNA資訊庫逐漸完善,並且加大了對人販子的懲罰措施,全國各地都有建立起愛心組織,幫忙尋找被拐賣的兒童。

其中貴州的一處 愛心尋子機構在了解到了馬詠祥夫婦的遭遇後,決定幫他們一起找到丟失的兒女。

在愛心組織和志願者的不懈努力下,無數個破碎的家庭重新團圓,而吳道明和馬詠祥也是志願者之一, 幫助了很多被拐兒童找回了親生父母,只是沒有一個是他們的孩子。

2017年,就在馬詠祥和吳道明夫婦對找回兒女產生絕望之時,貴州政府和民間愛心機構共同組建了一場大型的 尋親團圓活動

從全國各地找到自幼被拐賣,長大後想要尋找親生父母的被拐兒童,其中有一名叫 吳少鵬的帥小夥,進入到了馬詠祥夫婦的視野中。

在認親大會現場,吳少鵬闡明了自己在 4歲時被拐賣,他還記得小時候鄰居家有 兩個玩伴,家門口還有 一個石橋

吳少鵬說的資訊與馬詠祥丟失的兒子資訊非常一致,他們至今都忘不了兒子被拐走之前正是和鄰居家的玩伴在一起玩耍,同時他們家門口有一條很長的石橋。

認親現場,吳少鵬講述完自己兒時的經歷後,馬詠祥夫婦已經迫不及待地沖上了舞臺,仔細看著吳少鵬的模樣。

吳少鵬的眉宇之間確實和馬詠祥有幾分相似之處,母親吳道明幾乎就可以確認,眼前的吳少鵬就是自己始終17年的兒子, 馬江福!

工作人員為了驗證吳道明的想法,在現場為吳少鵬做了DNA對比,當檢測結果出來一後,吳道明當場淚奔。

DNA對比顯示: 99.9999%確認吳少鵬是馬詠祥夫婦的親生兒子。

尋親17載,馬詠祥終于找到了親生兒子,那一刻,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可吳少鵬接下來的舉動,卻讓剛剛團圓的一家人,再一次崩潰。

抉擇

原來吳少鵬被鄰居拐走後,被賣到了福建的一戶 富裕人家。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吳少鵬的養父母不能夠生育,所以對待這個買來的孩子比親生孩子還要親。

吳少鵬的養父母家是做著 黃金生意,可以說是妥妥的富豪家庭。同時,吳少鵬也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 富二代

4歲以後,吳少鵬就過著富裕的生活,可以說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他所有的心願養父母都會替兒子實現。

不過埋藏在吳少鵬心中最深處的願望,那邊是找回親生父母,因為在他的印象中,親生父母和姐姐對自己很好。

吳少鵬的養父母也尊重兒子的心願,等到他長大以後便主動帶他尋找親生父母,還鼓勵他登上了 尋親大會

養子找到親生母親後,養父母既開心又難過,畢竟 17年的陪伴,要說沒有感情那才是騙人的。吳少鵬對于親生父母的感情,那也是血濃于水的親情。

吳少鵬跟隨親生父母回到老家後,看著父母因為尋找自己和姐姐,家境落魄,心中升起了無盡的 愧疚感

吳道明看著兒子如今身體健康,生活的還這麼好,真心的為兒子留下了興奮的淚水。可一家人在一起還沒有半天,一通電話卻差點讓吳道明崩潰。

吳少鵬與親生父母見面後,打電話給福建的養父母報了喜,正在一家人正在交談期間,吳少鵬的養父卻不合時宜的打來電話: 「兒子啊,爸已經老了,除了你一個兒子之外沒人能接替我,咱家的產業還等著你來操辦呢。」

養父的意思很明確: 雖然親生父母生了馬江福(吳少鵬),但我已經養了吳少鵬17年,沒指望吳少鵬給自己養老,但至少千萬家產需要人繼承。

聽到養父的話後,吳少鵬糾結了起來,血緣讓自己必須找到親生父母,但17年的養育之恩又無法忘記。

更何況福建的養父母家境富裕,而親生父母家境貧寒, 在貧富之間做出選擇,讓吳少鵬痛苦不已。

面對兩難的抉擇,吳道明堅決的讓兒子留在親生父母身邊,雖然家境在找兒子的17年間落寞,但吳道明卻想補償對兒子17年的虧欠。

一邊是養父母讓自己繼承家產,一邊是親生父母,吳道明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他對母親說: 「我在家會住幾天,過幾天我還要回到養父母身邊,以後會經常看您的。」

聽到兒子的話,吳道明難掩絕望與悲痛,帶著哭腔請求到: 「兒啊,你別走啊,你要是再走了我該怎麼活呢?你真的走了我就不活了!」

聽到親生母親的話,吳少鵬沉思了片刻,對母親說: 「我不是要離開您,我只是無法愧對養父母的養育之恩,我雖然是您的親生兒子,但養父母也是我的母親,我有2個家,兩對父母,您應該替我感到高興才對。」

吳道明只是在兒子身旁哭泣,對于兒子的決定選擇了默認,不過她還是希望兒子能夠留在自己身邊。

至于吳少鵬的決定,眾說紛紜。換做是您,又該如何抉擇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Copyright ©一網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