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氣小夥娶68公分的「小矮人」,抱著嬌妻唱紅人生,如今有車有房

網上曾經流行過一段時間「最萌身高差」,180公分的男生跟160公分的女生站在一起,確實有種可愛的美感,身高差再大一點,也有相差三十公分的。

不過,如果身高差達到一公尺呢?

陳強和金青青就是擁有一公尺身高差的情侶,卻沒有像那些最萌身高差的情侶一樣輕鬆獲得別人的認同。

因為金青青患有軟骨病,身高只有68公分,陳強身高168公分,正好比女朋友高了1公尺。

相識十五年走到今天,陳強和金青青承受了太多人好奇的目光,他們從來沒有放在心上過。

在他們看來,能跟對方在一起,已經是這個世上最大的幸福。

某種意義上,他們的身高差,才是最美的身高差。

天生殘障的瓷娃娃

在遇到陳強之前,金青青的人生哪怕不能說是一片灰暗,至少也稱得上滿是磨難。

金青青出生在江蘇一個普通家庭,在降生到這個世間之前,她的父母滿心期待這個新生命的誕生。

可是金青青的降生,讓這個家庭迎來了巨大的困難。

金青青患有軟骨病。

軟骨病的學名是維生素D缺乏性佝僂病,金青青所患的便是先天性的軟骨病。

從出生開始,她的骨頭就與普通孩子不一樣,不僅影響發育,而且容易骨折。

患有軟骨病的孩子,想要生存下去是極難的。

他們不僅「長不大」,在成長過程中也要小心翼翼,否則一點小傷就會導致骨頭斷裂,生命危險時時刻刻都存在,因此也被稱為「瓷娃娃」。

金青青所患的軟骨病讓父母產生了矛盾。

這個家庭最終沒能維持完整,金青青的父親離開了母女二人,剩下母親獨自撫養金青青。

在金青青有記憶的童年裡,生活中充滿了疼痛。

十二歲之前,金青青全身骨折次數高達二十多次。

骨折後歷盡艱辛才能恢復,恢復之後又很可能因為小磕小碰再次骨折。

這樣的頻繁骨折會一直發生,直到患者成年,骨頭才勉強達到足夠的硬度,骨折發生的機率才會慢慢下降。

直到十六歲,金青青經歷了最後一次骨折,才過上了沒有疼痛的生活。

不過在日常行動中依然要小心翼翼,生怕用力過大又會產生意外。

除了骨折,還有更讓金青青感到悲傷的現實——她長不大。

軟骨病影響了骨骼發育,導致金青青的骨頭幾乎都是彎曲的。

經歷過發育期之後,依然只有68公分的身高,這將伴隨她一生。

骨頭脆、身高矮,這些特徵讓金青青小時候很難自理,連走路都不太容易,還好,金青青有一個偉大的母親。

金青青的母親是一位民歌歌手,離婚後靠著四處演出來賺錢養育孩子。

由于家裡沒有人照顧孩子,金青青的母親出門工作的時候必須帶著她一起。

金青青因此承受了不少人好奇的目光,也受到了一些心理創傷。

但是母親一直告訴金青青,無論生活中有什麼困難,無論別人怎麼看待她的身體,人都要勇敢地面對生活。

為了幫助金青青自由行動,母親給她買了一輛小童車,讓金青青在不被別人抱著的時候也能自己行動。

演出賺到的錢不多,母女二人很少吃肉。

有時候難得買一次肉,母親總是自己不吃,把肉全都夾到金青青碗裡。

就這樣,母女二人相互扶持著,一路走過了十幾年,金青青受到母親工作的影響,也開始愛上唱歌。

十八歲成年的那一年,為了自己養活自己,也為了給其他殘障人一個熱愛生活的機會,金青青辦了一個殘障人藝術團,自己創業當老闆。

她聚集了很多跟她一樣身體不便的人,依靠表演來賺演出費。

也就是在這個階段,金青青遇到了陳強。

金子般的心吸引了男孩

當時陳強是一個理髮師學徒,剛剛在城裡學完理髮技術,回到家鄉小鎮找了一個理髮店的工作,開始實踐自己所學的東西。

陳強所工作的理髮店,正好就在金青青創辦的殘障人藝術團對面,每天都能看到藝術團的成員進進出出。

時間長了,有些藝術團成員也有理髮的需求,就會到陳強的店裡來消費。

那一天,藝術團的一個孩子來理髮店剪髮,金青青從門口路過,看到自己的團員在理髮,就打了一聲招呼。

正在理髮的陳強一抬頭,與金青青四目相對,這是兩個人第一次見面。

金青青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

可是陳強產生了一般人都會有的好奇心,他知道藝術團的團長是個瓷娃娃,這次終于親眼見到了。

看到金青青後,陳強更加好奇她的人生,想知道她是如何以這樣的身體成為一家藝術團團長的。

這種好奇促使陳強接近了金青青。

不斷地接觸,讓陳強的好奇逐漸變成了敬佩,然後又變成了同情,最後產生了感情。

在陳強看來,金青青雖然外表並不出眾,卻有一顆金子般的心,能夠以這樣的先天條件,在紛亂的人世間站穩腳跟、用心生活。

這比他之前見過的任何女孩都要吸引他。

漸漸地,陳強有了跟金青青談戀愛的想法。

不過在金青青看來,陳強只是個朋友。

金青青並未想過陳強會喜歡上自己,十幾年來周圍人對自己的好奇、同情,已經讓金青青對自己的人生有了大致的預期。

身邊的人看到陳強頻繁給金青青打電話,還叫她一起出去玩,也問過金青青有沒有跟陳強談戀愛的想法,金青青都笑著以為他們在開玩笑。

令金青青沒想到的是,半年之後,陳強竟然對自己表白了。

共同的默契確定了情侶關係

陳強喜歡金青青已經一段時間了,卻怎麼都沒法下定決心抒發心意。

到了情人節那一天,陳強跟幾個朋友一起聚會,提到了這件事。

陳強的朋友們起哄,陳強也順勢鼓起勇氣,買了一朵玫瑰花。

不過陳強鼓起的勇氣只持續了一小會兒。

買完玫瑰花之後,他還是感覺很害羞,就讓朋友幫他把玫瑰花送去了藝術團,自己沒敢當面跟金青青表白。

幾天之後,陳強感覺自己不能再這麼下去,他思慮許久,給金青青打了個電話。

在電話裡,陳強說: 「我想照顧你一輩子。」

電話另一頭,金青青被陳強的表白嚇了一跳,她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

事後金青青回憶,經過半年多的相處,自己其實對陳強也很有好感,覺得他熱心、大方、懂分寸,是個很好的男孩。

可是自己的身體條件擺在那裡,金青青不敢面對陳強的好感,也沒法立刻答應陳強的表白。

這通表白電話結束後的第二天,金青青去陳強的理髮店理髮,都不敢直視陳強的雙眼。

陳強則大大方方地替金青青服務,心裡已經把金青青的不拒絕當成了默許。

之後的一段時間,陳強就像對待女朋友一樣對待金青青。

打車帶她出去玩,兩個人一起拍照,一起吃飯,一起逛街,一切好像都已經順理成章。

金青青也默認了這一切,雖然自己沒有勇氣對陳強的表白做出肯定的答覆,不過她也很喜歡跟陳強在一起的感覺。

就這樣,兩個人用情侶之間獨有的默契,成為了男女朋友。

對于這段感情,金青青身邊的人表達了祝福,同時也表示了擔憂,害怕陳強是為了金青青的錢才表白的。

大家表達擔憂的時候很委婉。

其實金青青心裡明白,大家是覺得陳強是個身體正常的普通人,如果沒有什麼別的想法,怎麼可能看上金青青這樣的身體。

金青青不怪周圍人胡思亂想,她知道大家都是在關心自己,她自己何嘗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條件呢?

可是陳強表現出來的包容和真情,讓金青青不願意把陳強往壞的方面想。

世事無常,金青青沒想到,對于真愛的考驗很快就到來了。

困難面前同舟共度

創建一個藝術團不是件容易的事。

即便殘障人藝術團的演員費用不太高,運營整個團隊、租場地等等雜費還是讓金青青很頭疼。

金青青和母親一起借了20萬的債,才終于把藝術團建立起來。

一開始,藝術團的演出還是能維持收支平衡的。

可是在長時間運營之後,演出方式的一成不變以及運營模式的缺點,開始逐漸讓藝術團失去生命力。

藝術團成員們自然也看到了整個團隊的狀況,漸漸地,開始有人離開。

成員的不斷流失,反過來加重了藝術團的經營困難。

那一陣子,金青青和母親從早忙到晚,也沒法阻止團隊業績的下滑,更不要提還債了。

跟金青青相反,陳強的事業在這個時候正在穩步向上走。

由于跟理髮店老闆有矛盾,陳強離開了那家理髮店,自己開了一家屬于自己的理髮店,就開在藝術團的後面。

陳強眼睜睜看著藝術團走下坡路,看著成員紛紛離去,沒有人能幫金青青一把,心急如焚。

最後,陳強下定決心,要幫助金青青母女二人渡過難關。

為此,他不惜把自己的理髮店關掉,來到金青青身邊,全身心投入到了對金青青的照顧中。

可惜,陳強的到來沒有能夠挽救藝術團,藝術團解散了。

不過陳強贏得了金青青的心。

在金青青最困難的時候,陳強放棄自己的事業來幫助她,甚至還幫著金青青一起還20萬元的債務,這讓金青青十分感動。

留在金青青身邊的人也看清楚了,陳強絕對不是沖著金青青的錢來的,也送上了祝福。

沒有了事業,雙方收穫了完全互相信任的愛情,也算是有舍有得。

眼看著這段感情即將迎來圓滿的結局時,最後一道難關敗在了兩個人面前,那就是雙方家長的阻撓。

衝破家庭阻撓舉辦婚禮

陳強一直沒有跟家裡說過自己跟金青青的感情。

他知道,家裡人不會同意金青青這樣一個女孩嫁入家門。

可是再怎麼隱瞞,二人都是要結婚的,要結婚就一定要得到家裡人的祝福。

2012年,不得已的情況下,陳強跟家裡人說了這件事。

不出所料,陳強的家裡人激烈地反對這段感情。

面對家裡人的反對,陳強態度強硬。

他沒有放棄金青青,也沒有放棄跟家裡人溝通,他一遍一遍訴說著自己對金青青的感情,和非她不娶的意志。

終于,陳強做通了家裡人的工作,雖然家裡很難說得上贊同這段婚事,至少不反對了。

令陳強沒想到的是,金青青的母親這時反而提出了反對意見。

在金青青的母親看來,陳強的愛或許是真的,可是在面臨未來生活中的種種磨難時,很難說陳強會不會放棄。

因為陳強的身體是健全的,如果有一天陳強厭倦了,他可以很快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

金青青則不一樣,未來陳強的離開,可能會對金青青造成極其嚴重的打擊。

出于這種顧慮,金青青的母親開始刻意疏遠陳強。

金青青一直跟母親一起生活,陳強要去找金青青,就一定會見到岳母的面。

金青青的母親就總是在這種時候刻意找茬。

有時候會說陳強哪裡做得不好,有時候會支使陳強做這做那。

一開始陳強還不知道為什麼,還在疑惑以前明明相處得很好,為什麼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後來陳強知道了真相:金青青的母親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把陳強趕走,讓他知難而退。

陳強對金青青母親的擔憂和做法表示理解,同時也下定決心,一定要用實際行動說服岳母。

那段時間裡,無論金青青的母親提出多過分的要求,說了多過分的話,陳強都沒有生氣。

他總是笑呵呵地面對一切,長此以往,金青青的母親也感到愧疚,並最終同意了婚事。

不久之後,二人就舉辦了婚禮,多年艱苦的戀愛終于有了個圓滿的結局。

抱著嬌妻唱紅人生

結婚之後,陳強和金青青開始尋找新的生活方式。

之前的殘障人藝術團已經因為經營不善而倒閉,留下了大筆債務。

陳強開理髮店雖然有收入,卻很難讓一家人過上幸福的生活。

正巧,之前談戀愛的時候,金青青就讓陳強學過唱歌,陳強本來沒有唱歌的想法,硬被逼著學了幾首,沒想到唱的還不錯。

就這樣,金青青和陳強想著,如果能組成一個夫妻組合,讓陳強抱著金青青四處演出。

既可以把金青青身體上的劣勢轉變為表演的優勢,又可以賺到錢。

就這樣,陳強抱著自己的小嬌妻,開始了在各地的演出。

一開始,演出局限于居住地附近的鄉鎮。

但是陳強和金青青的組合,以及他們的愛情故事讓很多人感動,喜歡觀看他們演出的人也越來越多。

人氣越來越高,陳強和金青青能演出的地方也越來越多。

後來演出業務甚至擴展到全國各地,很多地方都搶著邀請他們去唱歌。

他們的傳奇愛情故事也引起了媒體們的關注。

在某段時間裡,陳強和金青青收到多家電視臺的邀約,希望他們在電視機前講述自己的過去。

這讓夫妻二人成為了全國知名的名人,進一步提高了他們的收入。

人們都想要看看,這對兒不顧世俗偏見勇敢相愛的情侶究竟是什麼樣的。

最忙的時候,夫妻二人每天要跑六七場演出,陳強既要唱歌,又要照顧金青青,十分勞累。

2021年,距離陳強和金青青結婚已經快十年了,努力最終還是有了回報。

他們靠著演出還清了債務,不久之後又靠著收入買了房子和車子,走上人生巔峰。

夫妻二人帶著圓夢殘障人藝術團,依然努力奔波在各地演出現場。

前不久還參加了一個助殘音樂歌舞晚會,陳強抱著金青青一同獻唱,令人感動。

不同于之前的是,現在他們已經沒有了債務壓力。

考慮到金青青的身體狀況,他們的演出頻率有所下降,但每次都竭盡全力為觀眾帶來好的歌曲。

在不遠的未來,還有更好的日子在等著他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Copyright ©一網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