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全家6個女孩,父親重男輕女,把她當男孩養,後來她卻在螢幕上火了

2000年,她被評為「環球20位最具影響力世紀女性」。

2009年,她又上榜「60年中國,十大風尚影響力女性」。

2014年,她出版書籍《與卓越同行》,高票獲選「2013年十大網友最喜愛的書籍」之一。

她,是鳳凰衛視前主持人,現鳳凰衛視資訊台副台長:吳小莉。

從臺灣到香港,再從香港到大陸。

多地輾轉,不斷歸零,重新出發,她的事業之路越走越寬。

當初,她因為什麼走出臺灣?又因為什麼,被總理當場點名?

吳小莉是臺灣人,出生在1967年。

父親吳振華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工作,母親是家庭主婦。

或許,在大多數男人的骨子裡,都有傳承血脈的情結,吳振華也不例外。

他心心念念的,就是此生能有一個英武的兒子。

但天不遂人願。

妻子接連生了6個女兒,看著家裡清一色的娘子軍,七張嗷嗷待哺的嘴。

吳振華只得放下執念,安心養育「七仙女」。

或許是沒能生男孩萌生的補償心理,排行老五、性格爽朗的吳小莉,被父母當成男孩養。

她一直都記得,母親會給姐姐們留長髮,紮漂亮的麻花辮兒。

反觀自己,總是齊耳短髮,也難怪陌生人會把她當成小男孩。

或許是因為這種「粗野」的教育方式,她變得天不怕地不怕。

就連班裡的男生,都不敢和她打架。

班主任看出,同學們都很「怕」小莉。

于是就讓她當班長,來管理秩序。

小莉本就性格強勢,再加上有「班幹部」光環加持,自然成為班裡的「大姐頭」。

但不是所有女孩,都和小莉一樣強硬。

有一次,男孩們又故意搗蛋,把一個女同學欺負地「哇哇」大哭。

小莉哪裡容得下他們撒野,直接去找「當事人」算賬。

男生看到吳小莉怒氣衝衝地走來,嚇得集體躲進男廁所,還在裡面叫囂著說:

「有本事進來抓我啊!」

沒想到,吳小莉還真就不管不顧。

只聽「啪」地一聲,她將門用力打開,沖裡面大喊:

「你給我出來!」

而吳小莉的強勢,不光體現在性格上,在學習上也盡數體現。

從小學到高中,她一直成績優異。

在清華大學讀碩期間,更為自己爭取到出國留學的機會。

但要去國外,就意味著家裡要負擔更多的費用。

可父母除了她,還要撫養另外幾個姐妹,生活壓力不言而喻。

一邊是壓力山大的父母,另一邊是滿懷憧憬的未來。

吳小莉思來想去,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最終,她還是決定先放棄出國,工作兩年闖一闖再說。

吳小莉的大學專業是傳播學,畢業後,她決定當一名記者。

可當時,臺灣只有三家電視臺,從業人員幾乎成飽和狀態。

在激烈的競爭下,進入電視臺工作的機會,顯得尤其珍貴。

先筆試,後面試,吳小莉跟500多個人一起角逐渺茫的就業機會。

最終只有3個人通過考試,吳小莉,就是其中之一。

那時候,還發生一件趣事兒。

面試當天,母親專門帶她去新娘禮服店化妝。

濃濃的眼線,紅紅的腮紅,硬生生把一個黃花大姑娘,化成一個要出嫁的新娘。

到現在,吳小莉都沒鬧明白,自己頂著那麼奇怪的妝去面試,是怎樣得到工作機會的。

本以為,工作定了,就萬事大吉,不需要再吃苦受累了。

可事情哪有那麼簡單。

她剛剛轉正,問題就接踵而來。

當時,吳小莉剛參加工作不久,資歷太淺,沒人主動幫襯她。

她只能親力親為,自己花錢買衣服,獨立化妝做造型。

甚至自己到處找新聞,預約採訪物件。

為此,她每天都精神緊張,不停地看報紙、聽廣播。

在超負荷的工作狀態下,吳小莉肉眼可見地瘦了一大圈。

父親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他看著女兒眼下烏青,一臉憔悴的模樣,差點說出一句話:

「要不,你先別幹了,先出國念完書,再回來看看。」

但這些話,父親最終咽進了肚子裡。

因為,他的負擔也不輕,也跟女兒一樣,在拼力地奔波。

經過幾年「殘酷」訓練,吳小莉能力飆升,收入也趨于穩定。

本以為,自己會一直在臺灣電視臺工作。

但一個意外的驚喜,很快降臨到她的身上。

香港鳳凰衛視中文台給她打電話,有意邀請她到香港主持新節目。

一面是離父母很近,穩定舒適的當下生活。

一面是背井離鄉,到陌生城市重新打拼的挑戰。

吳小莉選擇了後者。

趁著年輕,她想嘗試新事物,想到更廣闊的天地裡展翅翱翔。

這冥冥之中的選擇,悄然改變了吳小莉的人生。

在一片反對聲中,她拉著行李箱,隻身踏入香港,從零開啟自己的新事業。

她知道,前方這條路不會輕鬆,只是沒想到,選擇的代價竟然如此之大。

1993年,吳小莉暫別臺灣,開始了在香港的獨居生活。

對于在大家庭中成長的她,這無疑是孤單的。

在臺灣生活時,家裡加上她,一共六個姐妹。

每天下班,她們可以嘰嘰喳喳地聊天,好不熱鬧。

可在香港,她只能蝸居在小房子裡面。

家裡掉根針,她都聽得見聲音。

其實,小莉來香港之前,朋友就勸過她:

「到香港之後,你一定要買一台電視機或收音機,不然你會覺得特別恐慌。」

在電視機還沒到位時,她只能靠聽收音機,消磨下班時光。

可一打開收音機,裡面播放的不是廣東話,就是英文。

她完全聽不到自己熟悉的普通話。

到了晚上,吳小莉看向窗外。

香港夜景很美,燈火闌珊。

還有緊密的高樓大廈,繁華至極。

隨著時間推移,大廈裡面的燈,開始一盞盞熄滅。

她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就感覺空空的。

有時候,吳小莉還會整晚睡不著覺,只能靠看電影來打發時間。

有一次,香港遭遇久違的颱風天,風「呼呼」地吹著。

小莉和平常一樣,打開電視看電影。

突然,她好像聽到」咚咚「的敲門聲。

這對于獨居女生來說,就是一種驚嚇。

小莉嚇得調低音量,不敢出聲。

直到她聽到門外女同事叫她的名字,才起身開門。

原來,女同事擔心小莉害怕,特意過來陪她。

當一個人身處孤獨之時,那些細枝末節的善意,總會令人感到格外溫暖。

同事的關心,成為吳小莉在香港堅持下去的支撐。

除了時常襲來的孤獨,語言不通也成為小莉必須面對的現實。

當地人通常講廣東話,而小莉講普通話。

互相溝通時,兩個中國人只能講英語。

兩個中國人用英文聊天,場面難免滑稽。

但吳小莉明白,既然做了這個選擇,無論現實中面臨多少困難,她都要努力適應。

于是,她一邊工作,一邊學習粵語,逐漸適應香港的生活。

她的職業生涯,也在她的勤奮努力下,即將迎來濃墨重彩的一筆。

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

小莉接到命令,主持《香港回歸世紀報導60小時播不停》。

也就是說,除去吃飯和上廁所,其餘時間,她要一直坐在鏡頭前進行直播。

而且,即便她提前查好資料,準備好演講稿。

在直播過程中,也難免會有意外狀況出現。

這非常考驗她隨機應變的能力。

超長的工作量,成倍的壓力,換作他人,也許會委婉拒絕。

但吳小莉的字典裡,從沒有」 放棄「二字。

「挑戰」的另一個名字就是「機會」,她告訴自己,一定要抓住。

直播當天,她早就提前調整好狀態,坐在演播台前。

她要跟電視機前的觀眾一起,見證這激動人心的時光。

當時,小莉的母親也在電視機前觀看直播,她還納悶:

「昨天我睡覺的時候看到你,早上起來打開電視,還能看到你,你沒睡啊?」

許多觀眾都有這樣的錯覺。

其實,在播出間隙,電視臺會播放相關紀錄片,幫助觀眾回憶歷史。

在這期間,吳小莉能稍微休息一下,但最多也就睡兩個小時。

在長達兩天半的直播裡,吳小莉只睡了7個小時。

一般情況下,嚴重睡眠不足會影響到人體正常思維。

但令吳小莉意外的是,在她直播過程中,由于情緒激動,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疲憊。

她腦中只有一個想法:

一定要告訴大家,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事後,她回憶,那是因為深深的民族自豪感,才支撐她堅持這麼長時間。

到現在,那段超長直播,依然是吳小莉人生中,最寶貴的經歷之一。

她評價到:

「這種事,可能人生很難再有了。」

也因為經過這一次的工作考驗,吳小莉再面對高強度的工作時,都能夠做到遊刃有餘。

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更是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

因為業務能力出眾,1998年3月,鳳凰衛視派她到北京兩會做專訪。

這是吳小莉生平第一次,接觸這麼宏大的場面。

她懷著忐忑又激動的心情,踏上香港飛往北京的航班。

彼時,她有點緊張。

更沒有料到,北京之行,會讓自己的事業急速攀上高峰。

採訪當天,吳小莉早早起床,在RM大會堂門口等待進場。

儘管她的普通話已經非常標準,但她還是擔心那一點點的地域口音。

面對這麼重要的任務,見識過大場面的吳小莉,也有「情怯」之時。

好在,她有極高的專業素養,很快就平復心態,隨著人流入場就坐。

記者會一開始,大家紛紛舉手提問。

吳小莉雖坐在第一排,看似占盡位置優勢,但奈何舉手提問的記者太多。

她一次次地舉手,又一次次落空。

眼看時間將近尾聲,她還沒有提問,心裡不免焦急。

臺上的總理,好像看出小莉眼中的急切,他主動點了吳小莉的名字。

朱總理說道:

「你們照顧一下鳳凰電視臺的吳小莉小姐好不好,我非常喜歡聽她的廣播。」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她身上。

吳小莉不敢確認,以為自己聽錯了。

但多年的主持經驗,讓吳小莉用最快速度調整好思緒。

她從座位上站起,表示感謝:「謝謝,朱總理,您也是我的偶像。」

為不耽誤時間,她直接進入提問環節。

第二天,吳小莉因被朱總理「欽點」提問,引來大量關注。

甚至還影響到香港股市,登上香港報紙頭條。

當時,正處于亞洲金融風暴時期,吳小莉其中一個問題就是:

「在風暴之下,朱總理對香港有什麼樣的支持?」

總理回答道:

「全力支持。」

第二天,香港股市大升三百點。

香港記者有一篇報導,標題是「一個讓香港股市升了三百點的提問,這個女性到底是誰?」

而吳小莉的事業,也因為朱總理的「點名」,開始如日中天。

2001年,她從知名主持人,升職成為鳳凰電視臺資訊台副台長。

從主播到管理層的轉變,並沒有讓吳小莉輕鬆起來。

相反,她工作更拼命了。

甚至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奔赴採訪現場。

2009年,泰國南部發生暴亂。

暴徒亂槍掃射,血洗了清真寺。

滿地的鮮血和屍體,令人觸目驚心。

那時,吳小莉正在北京出差。

而泰國內政部長剛好也在北京,打算直飛泰國南部,平息暴亂。

或許,是記者的責任感在作祟,她直接詢問部長:

「請問,我可以跟去採訪嗎?」

對方同意了吳小莉的請求。

可她雖是資深記者,卻從未有過身涉險境的經歷,說不恐懼是假的。

為了自身安全,吳小莉帶上幾個五大三粗的同事,隨部長飛向「虎穴」。

慶倖的是,採訪過程十分順利。

採訪結束,在吳小莉將要離開時,泰國的警衛對她說:

「其實,我們還是很緊張的。」

畢竟這是在剛剛發生暴亂,造成重大傷亡的情況下,第一位泰國政府要員出現在現場。

警衛非常擔心,害怕有人威脅到部長安全。

而吳小莉就站在部長旁邊,舉著話筒進行採訪。

若採訪過程中真出現問題,再被曝出「外國媒體因泰國內亂受傷」這樣的新聞,那是一件相當難堪的事情。

自此之後,吳小莉也懂得了保護自己。

再遇到類似事件時,她也學會了三思而後行。

現在的她,時常在兩岸三地到處跑,採訪各地要員、商界名流等。

「賭王」何鴻燊,「玻璃大王」曹德旺等等,都是她的採訪對象。

而優秀的人,總能吸引到同樣優質的伴侶。

吳小莉身邊,就有這樣一個男人,陪著她一步步走向成熟。

吳小莉和丈夫周秉鈞,在香港結緣。

1994年,吳小莉在港工作剛滿一年,周秉鈞也回到香港發展。

不久後,二人在一次聚會上邂逅。

周秉鈞第一次見到吳小莉,就淪陷了。

(吳小莉和老公周秉鈞)

但他比吳小莉不僅大25歲,就連身高也都相差無幾。

吳小莉170cm,而他才172cm。

但外在條件的差距,並沒有阻擋周秉鈞的愛意。

他選擇了「 溫水煮青蛙」的追求策略,和吳小莉先從朋友做起。

周秉鈞先是請她吃飯,怕被拒絕,每次還特意解釋:

「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吃飯。」

吳小莉也沒多想。

就這樣,二人越走越近,但吳小莉依舊沒有動心。

直到他們相約度假。

在入住酒店時,周秉鈞主動要了兩間房。

心思細膩的吳小莉,覺得他是個靠譜的男人,好感也多了幾分。

而促成他們真正在一起的契機,是因為一個外國人。

當時,有個外國男人對吳小莉展開猛烈追求。

吳小莉找周秉鈞幫忙,讓他想辦法打消老外的念頭。

這真是「天助周也」。

自此之後,周秉鈞每天接吳小莉下班,雷打不動。

(吳小莉一家三口)

那個外國追求者見狀,知難而退。

而這,也促成周秉鈞和吳小莉,正式確定戀愛關係。

但高傲如吳小莉。

周秉鈞不光追她的時候費盡心思,就連求婚,也求了三次。

事後,吳小莉回憶:

「之前,他(周秉鈞)和我拍拖了那麼久,也不開口。

你開口了,我就要答應啊,我覺得也得擺一擺吧。」

也因為一次又一次的「考驗」,讓吳小莉看到了周秉鈞的人品。

可他們雖了解彼此,但在外界看來,卻十分不匹配。

甚至還引發巨大爭議。

其實,感情一直都是「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也正因為如此,婚後,吳小莉即便有了女兒,也依然能夠將重心繼續放在事業上,大放異彩。

《愛你就像愛生命》中有一句話:

「愛情,會讓人沉淪,也會讓人變得優秀。」

好的感情,總會帶著鼓勵和支持。

這也是吳小莉人生中,最寶貴的禮物。

縱觀吳小莉走過的這條路,她評價自己:「我的人生,就是在不斷地選擇。」

而她所做的每一次選擇,都從未後悔過。

事業上,她放得下昔日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轉身選擇新的起點,從頭再來;愛情上,她清楚自己想要什麼,選擇了不被外人看好,實際上卻和自己契合的丈夫。

就像她所說:

「每一個選擇,都造就著不同的後果,最重要的是,你選擇之後的努力。」

既然已經選擇,那就好好努力,別給自己後悔的餘地。

正如吳小莉,在選擇過後,她總會著眼當下,踏踏實實地走好眼前每一步,為自己的所有選擇負責。

不只是吳小莉,生活中,每一位成年人,在各自的人生裡,都會伴隨著選擇。

也許,在這個過程中,許多人會迷茫、糾結、害怕,擔心自己選錯路,最終滿盤皆輸。

其實,與其害怕出錯,不如學會為選擇負責,拼盡全力。

你有沒有看過吳小莉主持的節目?對她有什麼看法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