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只一種!小夫妻不到都市打拼「反倒隱居鄉下老家」「徒手建8坪泥巴房」如今現狀曝光

現代年輕人的人生歷程,大多都是努力讀書、出外打拼、賺錢買房、定居都市,然而一對小夫妻卻選擇跳脫一成不變的生活方式,勇敢的選擇了自己理想中的人生!他們不但如同隱居般來到鄉下老家,還在2年間徒手打造了屬于自己的土角厝,自在愜意的人生讓無數網友看了都感到相當羨慕。

土角厝之家Cob House

生活在大陸湖北的一對小夫妻波波和小放,自己造了麵包窯,除了烤麵包,還可以烤披薩。

波波和小放沒有遵循絕大部分當代年輕人的人生軌跡,離開家鄉,賺錢買房,定居城市。

而是選擇回到老家,花兩年時間,親手用泥巴搭一個家,以足夠親近自然的方式過日子。

有人覺得他們逃避現實,但現實不是只有一種樣子,他們只是想以最小的代價過好自己的生活。

更令人驚奇的是,他們不但用泥巴造了一個小小的麵包窯,還自己動手,用泥巴建了一棟房子。

鵝黃色的外牆、茅草屋頂,還有形狀奇特的窗戶,用樹枝圍成的陽台……這棟小屋長得像童話裡的森林小屋一樣。

他們過的是更徹底的在地生活。

現在的房子一般都是鋼筋水泥,用泥巴造房子不是過家家嗎?真的能住人嗎?

很多人會有這樣的疑問,但其實,波波和小放的土角厝小屋,是一棟真正的自然建築。

和現在的大部分年輕人不同,他們沒有過高的物慾,只想以最小的代價過好自己的生活,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自然。

在接觸樸門永續的理念之前,波波的人生跟所有同齡人一樣按部就班,大學也是學的實用的機械專業。

而一次從武漢到拉薩的騎行之後,他開始渴望逃離固定的生活模式。

他在有機農場當過實習生,在海洋館做過潛水員,還加入過一個NGO組織,也因此接觸到了生態學和樸門永續設計。

所謂樸門永續(Permaculture),是通過設計開發可持續的生活系統,滿足人類的食物、能源、住所等各種物質與非物質的需求,以自然美學而非人類美學去設計生活環境。

這對波波的影響非常大,他開始思考,除了留在城市,生活還有沒有另外一種選擇。

而在他思想經歷巨變的過程中,他遇見了妻子小放。

小放是在城市長大的女孩,但一直比較叛逆,畢業之後去了非洲、斯裡蘭卡,到處旅行,但是和普通遊客不同,她喜歡往當地鄉村跑,探索原生態的文化。

在斯裡蘭卡,她遇到過一個老人,花了十幾年時間,恢復了一片原始森林。

相識一年之後,兩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志同道合的他們,決定離開城市,找一個地方實踐樸門永續的理念。

他們甚至還去探訪過大興安嶺,但想在外地落地生根是件很困難的事,于是波波決定帶著小放回自己的老家,湖北省廣水市韓家堰村。

這是一個只有幾位老人留守的空心村,年輕人基本都去外面闖蕩了。

別說村裡人不理解,波波的父母一開始也無法接受,兒子年紀輕輕的,就打算回老家種地?

好在後來,波波和小放用行動打消了他們的顧慮。

2017年,波波和小放回到老家,首先他們得有一個房子,這樣才能在當地長久生活下去。

而學過自然建築的波波,不想建一棟千篇一律的鋼筋水泥的房子。

自然建築在國外已經有不少案例,但在當地卻很少,如果能在老家親手做一個自然建築,波波覺得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自然建築不是只有土角厝這一種形式,但波波覺得土角厝可以有很強的個人創作表達,非常獨特,世界各地的土角厝房,幾乎沒有相似的。

「它就像一座從大地裡生長出來的堡壘」,很像《魔戒》裡哈比人住的房子。

于是,他和小放決定建一個土角厝小屋,作為他們和孩子未來的家。

而波波和小放的 土角厝,和以前農村常見的茅草屋到底有什麼區別呢?

其實不是所有用自然材料蓋起來的房子都被稱為自然建築。

要打造一個自然建築,需要做到就地取材、物盡其用、最低能耗、親自動手、生態和諧, 兼顧人情味和自然美。

土角厝小屋設計圖

土角厝小屋分別用了土角厝、土袋、土磚三種方法來建造。

主要方法是土角厝,製作原料很簡單,由黏土、沙子、秸稈按不同的比例混合而成。

自然建築雖然不要求過高的技術,但對建築者的要求卻一點都不低。

野外挖來的泥巴當然沒辦法用來當建築原料,要讓它變成能支撐房屋的土角厝,必須要讓原料充分混合,而波波和小放用了最簡單粗暴的辦法,用腳踩。

為了提高效率,他們還從鄰居家借了兩頭牛。

還有不少熱愛自然建築的志願者從五湖四海趕過來,幫他們一起建造,共同完成關于土角厝房的實驗。一對盧森堡和澳大利亞的跨國夫婦,是土角厝小屋的建造者之一。

這棟房子的屋頂,也是用的天然茅草,進過特殊工藝處理,波波說如果養護得當的話,70年更換一次就可以。

不過由于是「純手工」建築,再加上波波和小放比較佛系,沒有著急完工,他們造這個房子跨時整整兩年。

建成的土角厝小屋有一種童話感,小放以前是學民族工藝的,她的藝術能力讓房子在實用之外,更多了一些美感。

土角厝小屋有上下兩層,一樓是廚房和客廳,二樓是臥室。

雖然一樓只有8坪大,但因為他們大部分傢具,比如書櫃、櫥櫃,都由于土角厝的特點做成了壁龕的形式,所以省掉了放傢具的地方。

房子是曲線型的,沒有稜角,更沒有畸零地,因此房間裡看起來並不狹小,甚至還能接待十幾個朋友。

土角厝小屋的環境也比我們想象得更適宜居住。

他們在建造房子的同時造了地下通風系統,空氣經過地下管道,自然冷卻之後再送到房間裡來,波波說,夏天房間裡的溫度比外面低10℃。

相比一般水泥房或者磚混結構的房子,更加冬暖夏涼。

用土角厝砌成的沙發炕,冬天可以給整個房子供暖,旁邊用舊鐵桶改造的火爐,不但可以燒熱水,還能烘烤番薯玉米,是冬日裡特有的快樂。

如今,波波和小放已經在老家生活了四年。

肯定有人會好奇,他們住在這裡,收入從哪裡來呢?

其實之前就已經說過,波波和小放希望的,是以最小的代價過好自己的生活。

他們自己種菜種糧食,完全可以自給自足,所以不需要太多收入。

此外,在波波的招募之下,越來越多嚮往自然生活的志願者加入土角厝之家。

這裡就是一個自然社區,也是一個大家庭,大家同吃同住,夏天挖蓮藕秋天采栗子,靠自己的雙手獲取一日三餐,也和自然和諧相處。

他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分工,白天建房子,晚上彼此分享或者獨自休息,過著一種足夠純粹的生活。

採栗子

植物染

在土角厝之家所有人的努力下,他們又建成了土角厝教室、土角厝廁所、富勒穹頂、海螺浴室等自然建築。

富勒是一位美國建築師,圓形穹頂是他最著名的發明,波波將其用于栽培苗木的溫室

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土角厝之家,波波目前將這裡以自然教育課程的方式對外開放,來這裡的人有設計師、建築師、大學老師等等,各個地方各種職業的年輕人們,嚮往回歸自然生活。

波波說他只想順其自然地做一些事情,說不定土角厝之家以後能發展成一個更完善的生態社區。

但對于未來到底發展如何,波波不強求,他更想把精力放在過程上,而不是未知結果。

站在土角厝小屋二樓的陽台,向外遠望,是一片青山碧野。

身處其間,足以感受自身的渺小,但也能體會生活之美。

波波和小放無疑是勇敢的,他們跳出了社會定義的條條框框,拋棄了世俗界定的成功和幸福,堅定地選擇了自己想過的生活。

與眾不同往往也意味著孤獨,做出這個決定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好在他們走上了自己的道路之後,沒有踽踽獨行,而是遇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同行者。

而在自己固定的軌道上忙忙碌碌的我們,又可曾真的想過,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生活?往後餘生,一起為了追尋夢想而努力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