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大媽靠磕頭掙錢,每年哭70場磕萬次頭,靠能力掙錢不丟人

哭喪是對離世親人的一種懷念,逝者已矣,哭為最後的送別,我國地大物博,哭喪禮儀大同小異,在哭喪之時,通常哭得越大聲,也被視為越孝順。為了體現出對于離世親人的孝順,那時花樣百出,有時候難免哭不出來,那麼就會請到職業哭喪女,有這樣一位5旬出頭,職業哭喪的大姐,她的經歷屬實讓人豎大拇指!

01

有一位50出頭,專門為人哭喪的大家叫武會霞,大姐在十年前接觸到哭喪行業,大姐在哭喪的時候,可不是裝裝樣子,每一次都是撕心裂肺,每一次都跪到膝蓋都破了,很苦很累,腿也很疼,不過為了能賺到錢,大姐一直咬牙堅持。她家裡父母健在,武會霞還外出給別人哭喪,家裡的親戚一直難以接受,甚至還對她惡言相向,」你爸媽還健在,你這樣哭喪,是不是想讓父母早點走?」

不被理解成為了最大的阻礙,父母對她的職業也不滿意,自從她從事哭喪女這份工作,爸媽基本就和她斷絕往來了,從事哭喪工作的武會霞,背後有太多的辛酸苦楚。武會霞出生不好,家裡很窮,本想著能找一個好人家,怎奈沒文化,丈夫能力平平,一家人住在大山裡。

城裡人嚮往的田園生活,哪有想象之中的那麼舒服,每天都要為一家人的生計奔波,幹了很多的農活,種了很多的地,也僅僅能勉強填飽一家人的肚子,家裡人口眾多,三個孩子加上一個90多歲臥病在床的母親,本就貧窮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種地所賺到的錢實在有限,為了掙到更多的錢武會霞一直在想辦法。

在偶然間也接觸到了哭喪這個行業,家裡老母親常年生病,隔三差五武會霞就會去縣城買藥,再一次前往縣城的途中,武會霞第一次接觸到了哭喪,人都是充滿好奇心的,武會霞也不例外,一開始武會霞以為哭喪的是離世老人的子女,在看了兩個小時之後,發現主人家給那些哭喪的人發錢。看上去很厚的一疊,武會霞瞬間明白過來,原來這些是主人家請過來哭喪的,看到這樣的場景,真的是刷新了武會霞的三觀。

想象不到世界上怎麼還有這種工作,武會霞都有些鄙視了,不過為了滿足好奇心,武會霞還是走上前去詢問報酬,在問了其中一位大姐之後,武會霞得到一個讓自己做夢也想不到的答案,哭喪一天能掙2000多,

這對于身處大山之中的武會霞來說,真的是一筆鉅款,

剛才內心還對哭喪這份工作有所鄙視的武會霞,

聽到報酬後馬上就覺得哭喪這工作很「高大上」。

家裡最缺的就是錢了,武會霞心裡也在盤算著,要是自己每個月能哭上兩次,再加上種地賺得得錢,那麼很快就能換新房子了,想到這裡,武會霞心裡很是欣喜,給母親買完藥之後的武會霞馬上就回到了家裡,為在地裡勞作了一天的丈夫做好了飯,看著丈夫還是穿著十年年那件衣服,衣服都破了好幾個洞,三個孩子也很久沒買新衣服了,武會霞想和丈夫說什麼,不過頓了頓,又什麼都沒說出口。給別人哭喪,不用自己說出口,武會霞也知道丈夫接受不了。

大多數的農村人,思想比較傳統,給別人家老人哭喪,這讓自家老人怎麼想?武會霞輾轉反側一夜未眠,第二天武會霞精神狀態極差,丈夫急忙詢問,武會霞搖搖頭說:「我沒事,就是太累了」!信以為真的丈夫便沒有再過問,不過接連幾天武會霞的精神狀況都不好,丈夫開始慌了,不停地追問,讓她有事情不要憋在心裡。

武會霞知道以丈夫執著的性格,自己不說丈夫也會刨根問底的,丈夫的再三詢問之下,武會霞說出了想成為一個職業哭喪人的想法,果不其然,丈夫才聽到就拒絕了,臉色極為不悅。丈夫是一個比較傳統的人,哭喪與死亡掛鉤,十分不吉利。

不過再看看家徒四壁的住所,看看衣衫襤褸的丈夫,武會霞哭了,和丈夫軟磨硬泡地說了一晚上,也逐漸能理解武會霞,就目前家裡的收入來看,確實是賺不到錢,丈夫答應了武會霞,不過仍然不敢告訴其他的親朋好友,同時武會霞的丈夫也很自責,覺得正是自己沒本事,才會讓老婆從事這樣不體面的工作。

02只要丈夫同意,事情就好辦了,武會霞找到了從事喪葬行業的仲介,對于哭喪的人選,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的,哭喪講究的是聲音洪亮還不刺耳,也是有很多的技巧,並不是張著嘴巴就哭,武會霞也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在山間幹活的時候,經常哼著小曲,練就了一副好嗓子,在初步面試的時候武會霞順利過關。

負責人讓她回家等著,有工作來了就馬上通知她,在家等待的這一段時間,武會霞每天都在腦子裡模擬哭喪的過程,各項流程在就在腦子了模擬了無數次。有一天武會霞接到了哭喪負責人的通知,武會霞接到了第一份活,儘管對各項哭喪流程都已牢記在心,不過到了真的要實踐的時候,武會霞還是緊張了,在出門之前,武會霞把去世老人的生平經歷大致記了一遍,做的好人好事,以及相對應的貢獻更是重點牢記,這些在哭喪的時候都要說出來。

這一夜武會霞緊張的睡不著,對于哭喪生涯首秀,武會霞非常的重視,第二天出門之前,武會霞還把所有的哭喪流程回憶了一遍,很快便到了主人家,開始花費兩個小時給武會霞化妝穿衣服,為了突出悲傷的氛圍,眼睛周圍還畫上了「血淚妝容」,哭喪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當地的喪葬先生誦經結束之後,就開始吹喪樂,同時武會霞就開始哭喪,聲淚俱下,表情動作極其悲傷,在人群之中,武會霞也成為了最悲傷的,要是不知情的,說不定還會覺得武會霞才老人親女兒。

武會霞眼看情緒已經營造到位,馬上把老人的那些好人好事是出來,為了更加逼成,武會霞感同身受的把老人想成自己的父母,說著說著聲音就哽咽了,聽得出來是那種真的哭了,絲毫沒有任何敷衍,圍觀的人群也為之動容,漸漸的濕了雙眼。代入感極的哭喪,也讓主人家感受到了武會霞的誠意,直接就給了武會霞2000多的酬勞,還額外贈送了不少的營養品給哭得眼睛都腫了的武會霞補身子。

由于代入感實在太強,拿到錢的那一刻,武會霞還在留著眼淚,看著手裡的錢,武會霞並沒有多麼高興,這錢拿得不容易,不過確實比種地掙得多,武會霞對著一份工作更有信心了。

03

這一次武會霞的哭喪非常成功,代入感極強的哭喪,也讓武會霞在哭喪行業打響了知名度,她的業務能力逐漸成為了哭喪行業的標杆,隔三差五就有活了,業務最好的時候時間根本拍不過來,武會霞一年到頭,在365天之中,有176天都有業務,不是在哭喪就是在哭喪的路上,手機響個不停,隨時有人在聯繫。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武會霞就會檢查一下自己吃飯的傢伙,在哭喪的時候道具是缺一不可,只要缺少了一件,哭喪的效果就不好。

在哭喪的時候也是要特別謹慎,要是不小心說錯話,或者是做錯事,得罪主人家事小,影響自己在哭喪行業的口碑才是大事。在所有的哭喪人之中,武會霞是最敬業的,每一場喪葬下來,武會霞大概要磕600多個頭,一年到頭少說也磕頭上萬個,要是遇到有跪墊的主人家還好,要是那種沒有跪墊的主人家,就只能跪在凹凸不平的石頭上,一跪就是幾個小時。

為了賺錢身體上的疼痛對于武會霞來說不算什麼,最讓她難受的還是周圍異樣的目光。鄉里鄉親都拒絕和武會霞往來,覺得天天和死人打交道的武會霞很晦氣,村名村民對她也是避而遠之,看她過來老遠就會退開,更有甚者還會吐口水。不被理解沒有關係,儘管武會霞心裡也難受,不過看到家裡的條件越來越好,遙遙領先大部分村民,武會霞的父母倒是看得通透,「你也是憑本事賺的辛苦錢,沒什麼不妥!「賺到錢之後,父母經常對武會霞這麼說。

時代在進步,很多的傳統行業就是跟不上時代的進步而被淘汰,武會霞深知這一點,聯合當地的哭喪行業,把以往的哭喪改成了歌喪,還成立了一個叫做「歌仔」的戲隊,通過歌曲的形式表達對逝者的哀悼,這樣哭喪形式很快就流行起來了。

04

武會霞的事業越來越好,很多之前嘲諷過她,看不起她的村民也想分一杯羹,看到能賺錢,大家都眼紅了,武會霞也是十分大度,正是用人之際,打算既往不咎,把那些曾經嘲諷過她的人收到麾下,帶領大家一起賺錢致富。

武會霞也依靠哭喪在縣城買了房,一家人的日子過得是越來越好了。武會霞做著哭喪活,賺得卻是體面錢,打破世俗偏見,勇敢的做自己,不偷不搶,靠手藝吃飯,都是值得尊敬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