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一擲千金」包養情人,7年生3娃花掉9000萬,對方突然失聯他急尋,牽出背后真相,讓他倒吸冷氣:傻做7年冤大頭

安妮 2022/05/10 檢舉 我要評論

2019年4月10日,劉先生來到派出所報案稱,七年前,45歲的他婚內與一名年僅21歲的年輕女子長期保持情人關系。在這期間,女人為劉先生下了一男二女,期間,劉先生陸續為她們母子四人花費了近9000萬的撫養費。

可萬萬沒想到,女人在不久前突然失聯不知去向,這讓劉先生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經過警方查證,發現劉先生口中的三個孩子不是他的親生骨肉。

白給別人養了7年的孩子,劉先生竟沒有一絲察覺?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偷吃禁果,意外得子

劉先生做金融生意。

2012年1月的一天,他在工作的時候,突然收到一條陌生的短信。上面寫道,「想認識劉先生」。

對于這條短信劉先生并沒有多想,只認為是朋友推薦來的客戶,兩人便順理成章地聊起來。

這一聊才知道,對方名叫陳麗,農村出身。由于家里父母比較重視男孩,很早便離開家,她靠自己努力、半工半讀考到大城市的學校。

自然而然,以她的條件不可能是劉先生的客戶,只是一個單純想認識劉先生的小妹妹。對此,劉先生一點不反感,工作之余還能和小輩聊天放松,充當知心大哥哥,何樂而不為呢。

一來二往的交流中劉先生得知,陳麗正面對交不上學雜費的困境。年紀輕輕的小女孩卻每天為錢發愁;作為長輩的劉先生不由得鼻頭一酸,直接將幾萬塊的學雜費轉給陳麗。

合計著兩人關系只能發展到「忘年交」的程度;然而,越發頻繁的接觸讓他們對彼此產生了一種男女之間的情愫。

只是兩人無論從年齡,還是社會地位上都相差十萬八千里,他們的愛就像是一朵生長在絕崖邊緣的花,要想采摘它必須要有勇氣。

或許劉先生還需要時間鼓起勇氣,但初生牛犢不怕虎,涉世不深又陷入愛情的陳麗哪顧得上這麼多,在兩人手機聊天一個多月后,她便在賓館約見了劉先生。

女方主動,劉先生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就這樣,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在幾句甜言蜜語下發生了關系。

兩人發展到這一步,劉先生理所應當要給陳麗一個名分,可沒想到,這個時候劉先生說出自己的實情,兩人的愛情根本不是懸崖邊的花,而是沼澤地的食人花,只要一碰,隨時面臨危險。

他壓根不是鉆石王老五,劉先生早就事業愛情雙豐收,和妻子已經結婚20多年,一家三口過得非常幸福和諧。

雖說嘗到「偷腥」的甜頭,但這僅僅是一時的刺激,他至始至終沒放下過自己對妻子和孩子的感情,更別談失婚了,這也就意味著,他不能給陳麗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

誰曾想,在劉先生說完沉默后,陳麗卻主動提出愿意做情人,也不會做出一些「逼宮」行為。

這種知三當三、善解人意的行為,正好命中劉先生的小心思,兩人默契達成一致,發展成一段地下情。

自以為已經很好處理這件事的劉先生還沉浸在「家有老婆陪,外有情人撩」的「幸福」時光;

直到2012年2月的一天,他被陳麗的一句「我懷孕了」拉回現實。

那一刻,劉先生內心無比恐懼,他害怕陳麗會因此逼自己和她結婚,害怕這個私生子會威脅到自己本身的家庭,害怕傳出任何風吹草動影響自己的名譽......

各種擔心受怕讓劉先生找了個借口對陳麗說出:「你還在讀書,孩子肯定不能留,費用我出。」

這個決定剛一說出口,就遭到陳麗堅決反對。

拋開倫理道德問題不談,陳麗作為一個女人肯定不愿意放棄肚子里的親生骨肉,她賭氣說道:

「我不讀書了,回老家生小孩。你放心,今后這個孩子我一個人帶,與你沒有一點關系,你不用負責。」

陳麗鐵了心要生下小孩,擰不過她的執拗,劉先生只好答應陳麗生下小孩;

可想而知,劉先生不是打從心底里接受這個孩子,在陳麗回老家養胎生孩子期間,他從未去探望過,只是偶爾看看陳麗用手機發來的照片,每個月唯一做的就是匯給陳麗足夠的生活費。

即使沒有劉先生的陪伴,2013年3月,陳麗還是順利在老家生下一個女孩。

第一眼見到孩子照片,劉先生內心沒有一絲絲為人父的激動和幸福,甚至為否定現實,劉先生還暴躁地質疑過這個女孩的身份。

一物降一物,劉先生的質問換來的是陳麗暴跳如雷的回應,她直言:

「和狗生的,行了吧!」

劉先生清楚,陳麗敢這麼說,就說明她行得端走得正,這也致使他慢慢轉變對母女倆的態度,覺得是自己對不起陳麗和孩子;

出于內心的良知和愧疚,劉先生對陳麗提出的各種吃穿用度需求,都是盡可能滿足。

可沒想到的是,就是劉先生一而再再而三的有求必應。

花樣百出,用錢彌補

孩子出生不久,陳麗就以想在老家買房為由,向劉先生索要400萬的房款錢。

想著花錢息事寧人,加上這個價格完全在劉先生承受能力范圍內,二話沒說,劉先生就按照陳麗說的金額匯去錢款。

畢竟買房是個大事,劉先生在此期間不止一次地詢問過房產證辦理的問題;奇怪的是,陳麗總是找各種理由推脫,好不容易發來照片,還是一張不完整的圖像,只有房產證的部分碎片,這在劉先生心里埋下懷疑的種子。

買房的事告一段落,陳麗又突發奇想準備創業,開一家美容館。看著陳麗為孩子逐漸變得積極上進,劉先生內心竟然有一點欣慰。

他想到要是以后陳麗經營美容院掙了錢,自己的負擔也會少一些,便給她投資了400萬。

可現實是,劉先生根本不了解陳麗,美容院開業不到一個月,就關門大吉。

這下子,不僅血本無歸,中途還應陳麗要求給她買了一輛400多萬的豪車,劉先生可謂是丟了夫人又折兵。

但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陳麗斷斷續續找劉先生要了這麼多錢,劉先生非但沒有一聲拒絕和怨言,還想當然地覺得錢能解決一切;更過分的是,他忘記了當初的慌張,并沒有因為一次犯錯就此斬斷這份孽緣,從這以后,陳麗經常從老家跑來市里和劉先生私會。

沒過多久,陳麗又懷孕,這一次劉先生沒有再極力反駁,轉而聽從陳麗的意見。2016年8月,陳麗在老家生下第二個女兒。

在這種關系下,面對已有兩個女兒的現狀,陳麗不但不覺得羞恥,甚至還得寸進尺地提出想繼續要孩子。

她想要一個兒子,因為自己從小就不被重視,所以她從心底覺得生男孩才重要。她還向劉先生承諾,自己已做好當一個單親媽媽的打算,這輩子就一個人帶孩子。

劉先生被陳麗說的話感動,以為這就是母愛的力量,他自然也不好拒絕。只能說好運氣并沒有發生在好事情上,陳麗僅僅花費一年時間,如愿于2017年10月在老家生下一名男孩。

事情到此,陳麗達到自己的目的,本應該就此收手,但一想到多出兩個孩子少不了花錢的地方,她的內心開始打起退堂鼓。換句話說,陳麗開始變本加厲地對劉先生「獅子大開口」。

在二胎生下不久后,劉先生就收到陳麗想開賓館的請求,至于理由與當年開美容館的說辭一模一樣。

可事實證明,陳麗根本沒有創業頭腦和當老板的命,劉先生資助的1300萬開賓館的錢,幾個月就打了水漂。

創業行不通,陳麗就將要錢的「苗頭」對準買房。

她先后以「給大女兒買學區房、家有三個小孩需要換大房子」為理由,找到劉先生買房。這樣看來,劉先生就像是墜入愛河沒有一點判斷力的有錢沒腦之人,只要是陳麗提的,他都滿足。

好在時間一長,劉先生的理智終于恢復,他開始仔細思考自己與陳麗的關系。

陳麗并不是明媒正娶的女人,7年時間投在她身上的錢將近9000w,更關鍵的一點,這個女人要錢的勢頭看不見有任何緩解的趨勢,劉先生難免開始犯嘀咕:

「你怎麼老是要錢,像個無底洞,是把我當ATM機了?」

可每當劉先生稍微有一點不滿,陳麗就會向他發送一連串大哭、撒嬌的表情,還委屈地說,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們的孩子。

劉先生抵擋不住陳麗的撒嬌,更是一聽說陳麗要錢的出發點在于孩子就會立馬心軟。他深知孩子在單親家庭長大的情況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既然人沒法陪伴,只好用物質滿足。

發現端倪,各執一詞

然而,紙終究包不住火。

2019年4月的一天,劉先生的妻子發現劉先生很長一段時間都在頻繁轉賬給一個女子且每筆金額巨大。

瞞了妻子整整七年,在妻子發現這一瞬間,劉先生的內心防線終究崩塌了。

他將這七年發生的事和三個孩子的情況,一五一十告訴妻子。在那一瞬間,妻子心中生氣、難過、委屈各種情緒全部涌上心頭。

但作為一個家的女主人,理性終究戰勝感性。她認識到眼下當務之急是三個孩子。這是劉先生惹出來的事情,要想一個萬全的辦法解決,決不能這麼永無止境地轉賬,這對自己這個家不公平,對三個孩子也是一種變相傷害。

就在想解決辦法時,劉先生妻子突然感受到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其中存在許多可疑之處。一個女人為男人生三個孩子還不求名分和陪伴,只是一味要錢,這明顯不符合正常女人的思維。

于是,妻子便順口詢問劉先生有沒有做過親子鑒定。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劉先生妻子一語點醒劉先生這個「夢中人」。

7年多時間劉先生的確從來沒有做過親子鑒定,他也無法確認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無獨有偶,劉先生腦海中那些和陳麗相處的記憶碎片也逐漸浮現并串聯在一起:

從未去過陳麗老家、質疑孩子身份陳麗就異常生氣、房產證不拍全、兩次創業快速失敗......

這些細節讓劉先生心中那顆懷疑的種子終于萌芽生長,他越發覺得自己可能被騙財。

為了確認心中猜想,2019年4月9 日,劉先生嘗試撥通陳麗電話。然而,此時電話那頭早已無人接聽,發短信也沒人回復。

劉先生不得已只好依照之前陳麗給的老家房屋地址去找人,果不其然,陳麗老家的地址根本不存在。

真相大白,悔恨不已

畢竟錢比面子大,為了早日得到一個真相,追回自己的錢,認識到自己錯誤的劉先生在第二天就趕回家中,尋求警方幫助。

無巧不成書,無緣不相逢。

正當警方準備出動警力尋找陳麗時,陳麗自己找上門來。

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是,陳麗此次來不為別的,而是要證實三個孩子就是劉先生的。

坐在審訊室,雙手拷上手銬,陳麗仍然顯得非常淡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著完全與事實背道而馳的一番話。

陳麗告訴員警,自己是農村孩子,沒什麼文化,在一家奶茶店上班并由此認識了劉先生。劉先生覺得她年輕可愛,對她窮追不舍,還承諾說會對她負責,讓她衣食無憂,這才發生關系,委曲求全做情人。

只不過看似合情合理的人設,還沒等劉先生與她當面對峙,就被警方的調查和她自己前后矛盾的說辭推翻。

根據警方調查,陳麗在老家早有家室,她是一個不折不扣對婚姻不忠的人。

在她與劉先生相識前,就認識了老鄉張某,并于2016年5月與張某結婚。好巧不巧,這個時間正逢她對劉先生聲稱自己懷有二胎的日子。

不過對此陳麗仍有狡辯。她告訴警方,結婚只是為給小孩上戶口,她與張某根本沒有感情,已經協議失婚,并且為補償張某,家中全部財產和三個小孩的撫養權都分給張某。

不僅如此,陳麗還突然改口說:

「我不可能把劉先生當男朋友看,年齡跟我爸爸差不多大,只是親人而已,生孩子也就圖個物質保障。」

這些莫名其妙的話,不禁讓聽的人嗤之以鼻。

試問,一個人在不喜歡的情況下,會給一個勝似親人的男人生孩子嗎?會將孩子交給毫無關聯的人撫養?明明是貪圖物質,卻凈身出戶?

陳麗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她的自作聰明其實是自投羅網。而后,科學的佐證更是讓陳麗再無謊話可說。

根據親子鑒定報告,三個孩子的親生父親均為張某。

在證據和證詞面前,陳麗心不甘情不愿地承認了自己的一切罪狀。

原來當初,陳麗就是抱著騙財的想法接近劉先生。

而開美容院和賓館的錢都被陳麗拿去買房買車,因此她根本不是沒創業頭腦,是沒把頭腦放在創業上。

至于陳麗和張某之所以失婚,也根本不是感情破裂,是在前一天得知劉先生有所懷疑,想要轉移資產的「小把戲」。

虛構孩子、虛構開美容院和賓館、隱瞞自己已婚、隱瞞自己真實生活狀況來騙取被害人巨額財產。

后記

雖說事情圓滿解決,劉先生的財產被追回部分。但發生這件事,劉先生也并非完完全全的受害者,事后他也表示非常懊悔,不斷重復著:

「對不起自己的家庭。」

康德說過:「在這個世界上,有兩樣東西值得我們仰望終生:一是我們頭頂上璀璨的星空,二是人們心中高尚的道德律。」

其實在這個事件中,最慘的還是劉先生的妻子和孩子。面對丈夫的出軌,他的妻子還知書達理地想著第一時間解決。也借此希望夫妻間能夠明白,驚艷動人地刺激只是曇花一現,平平淡淡地相守才是真正的生活,要學會共苦,更要學會同甘。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