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連杰的「負心」與「癡情」,以為此生圓滿,但「不婚不戀」的大女兒,卻讓他自食惡果

新年伊始,李連杰的女兒發文為母親利智慶生,

照片中,李連杰擁著一雙女兒,歲月靜好。

這兩年,時常能看見李連杰帶著女兒出席高檔名媛會的新聞,

他竭盡所能,給她們最極致的疼愛。

但很少有人知道,他還有另外兩個女兒,

是和前妻黃秋燕所生。

只不過,李連杰對這兩個女兒的關注度遠遠小了很多,

連同框都十分罕見,

這究竟為何?

或許還要從李連杰的兩段感情說起。

1971年,八歲的李連杰被什剎海體校的教練相中,學起了武術,那時候的他還不知道,這個選擇會給自己的人生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個變化關乎事業,更關乎愛情。

在體校的時候,李連杰結識了大兩歲的黃秋燕。

黃秋燕的家境很好,而李連杰卻因為年幼喪父,連溫飽都是問題。

所以,黃秋燕對李連杰格外照顧,每逢學校休息時,她都會拉著李連杰回家改善伙食。

有時候父母弄來一些新奇的玩意,她也會悄悄地帶給他吃。

這些舉動儼然一束光亮照進了李連杰的世界,讓他倍覺溫暖,訓練起來都干勁十足。

很多時候,教練規定了一個小時的任務,李連杰都會要求自己加倍完成,哪怕練得渾身鐵青都在所不惜。

他以為自己這樣日復一日地練著,終有一日能夠站上領獎臺,改變家里一貧如洗的處境。

奈何命運有時就是這麼曲折離奇,當他站上領獎臺的時候,卻也永遠地與這個職業失之交臂。

1979年,李連杰因為意外,身體負傷,可為了能夠順利參賽,他隱瞞了傷情,執意走上賽場。

比賽結束后,他成功斬獲五枚金牌,卻因為身體受傷嚴重,再也無法參加高強度的比賽。

開局就是結束,希望破滅的李連杰只好另尋出路,黃秋燕始終陪在身邊,不離不棄。

1981年,李連杰憑借深厚的武打功力獲得了《少林寺》的拍攝機會,一舉成為炙手可熱的明星。

第二年,他接拍了《少林小子》,這時,他沒忘記黃秋燕往日對自己的照顧之情,拉著她進了劇組。

不出意外,電影再次大火,李連杰也一躍成為票房保證。

品嘗到電影帶來的快感后,李連杰打算趁熱打鐵,拉著黃秋燕拍了《南北少林》。

可人算不如天算,「鐵」沒打成,一場意外卻悄悄來了。

拍戲時,因為操作不當,李連杰脊柱錯位,腰椎開裂,連正常行走都成了問題。

入院治療時,醫生說:「很可能會終生坐在輪椅上。」

一時間,所有的夢破碎了,李連杰萬念俱灰,心情低到了塵埃里。

黃秋燕見狀,主動承擔起照顧李連杰的重任,還不斷地安慰他:「不管你能不能恢復,我都會和你在一起。」

人生能遇此良人,夫復何求?

躺在病床上的李連杰感動不已,他在心底偷偷發誓要一輩子對她好!

在黃秋燕悉心的照顧下,李連杰慢慢好轉,甚至已經能夠正常行走。

1987年,李連杰決心迎娶黃秋燕,當時他們的經濟狀況可見一斑,沒有豪華的婚禮,也沒有賓客盈門。

但是對于黃秋燕來說,能夠嫁給李連杰,就什麼都足夠了。

可是她不知道,自以為的愛情卻只是一場飛蛾撲火,李連杰后來提起時,只稱為「報恩」,卻唯獨沒有愛情。

婚后,黃秋燕退出了熒幕,做起了全職主婦,并于次年生下了女兒李思。

本以為生活能夠穩定下來,卻不曾想,李連杰并不安分,他動起了要去國外闖蕩的心思。

對于丈夫的決定,黃秋燕依然義無反顧地支持。

初到國外時,李連杰毫無名氣,只能靠著教別人武術賺取微薄的收入,即使勉強買了房子,也背負了大量的貸款。

一家三口在國外風雨飄搖,日子捉襟見肘。

無奈之下,李連杰只好到處找資源拍戲。

1989年,李連杰獲得了主演《龍在天涯》的機會,在劇組,他認識了利智。

按照倪匡的話來說:「利智是半個世紀都難得一見的美人。」彼時的她剛剛斬獲了港姐的冠軍,風頭無兩。

初見時,李連杰便被她一口軟糯的口音,以及流利的英文所折服,不由得對她暗生情愫。

奈何當時,自己是有婦之夫,妻子也剛生下二胎女兒李苔蜜。

而利智正在賭王何鴻燊的溫柔鄉里,難以自拔。

天時地利人和,一個不占,李連杰只能將這份喜歡藏在心底。

可是感情這種東西偏偏禁不住任何捆綁,他越是想深藏,感情就越濃烈。

后來,他形容這個時期的感覺是:「每每想起她,血液都在血管里沸騰,心跳加速到無法呼吸。」

被這種情愫折磨了許久時,一個機會突然而至。

何鴻燊處于利益的考量,將利智推出懷抱,這無異于給了李連杰一個良機。

擔心再生變數的他迫不及待地向黃秋燕提出了失婚:「我遇到了愛情,希望你能成全我。」

「我現在對你的愛只有20%了,剩下的那80%都給了她。」

他說著自己的理由,誠懇地希望黃秋燕能像以前一樣縱容他一次,放他尋找真愛。

盡管那時,二女兒還在襁褓里嗷嗷待哺,妻子身無長物,難以度日。

他都顧不得去想,他的心早就跑到了利智的身上去了。

出乎意外,這次,黃秋燕并沒有「聽之任之」,她想為了女兒和自己的愛情做最后的殊死搏斗。

可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也永遠拉不回一個不愛你的人。

牽扯了兩年之久,黃秋燕還是在失婚協議書上簽下了名字。

為了補償,李連杰凈身出戶,將房子和孩子留給了她。

可是,房子是有貸款的,孩子是需要花錢的,而她沒有一技之長,謀生都成了問題。

滿心滿眼都是利智的李連杰根本無暇考慮這些。

獲得自由后,李連杰專心追起了利智。

生活在眾星捧月里的利智對于他的追求并不在意,她甚至戲謔地說:「等十年,如果你還喜歡我,就嫁給你。」

拒絕之味十足,但是李連杰卻仿佛得到「通行令」一樣,興奮不已,此后的日子里,他儼然一個正牌的男友,對她噓寒問暖,無微不至。

而此時,黃秋燕卻因無力繳納貸款,被迫賣掉了房子,搬到了地下室,為了生計,只能去理發店當起打工妹。

無法應付一家人的生活,她只好撥通了李連杰的電話,讓她把女兒接了回去。

李連杰答應得很痛快,沒多久就將孩子接回國,放在母親家寄養。

而自己一邊打拼著事業,一邊追求著佳人。

1992年,利智在商海「沉船」,欠下了巨額債務,事業低到塵埃之際,李連杰果斷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

他與影視公司簽了「賣身契」,一次性支出了幾年的片酬,只為給利智償還債務。

這一舉動像一壺滾燙的水,暖化了利智的心。

她的心有所松動,不過仍想再考驗他一下。

她說:「我介意你拍激情戲。」

他就不接或者少接激情戲,哪怕會影響自己的前途。

她說:「我心情不好。」

他就推掉通告陪她散心。

哪怕利智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會想方設法地摘給她。

1999年,他們相識的第十年,李連杰終于得償所愿,和利智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此時,他沒忘記遠在國內的女兒,甚至還給她們發出邀請,讓她們來國外一起生活。

奈何,長久父愛的缺席,「父親」這個詞匯也變得陌生。

大多時候,她們只能從八卦新聞上了解父親的現狀「李連杰和利智出席某某場合」、「李連杰和利智大婚」……

父親已經結婚了,她們是被拋棄在角落里無人問津的那一個。

自卑的種子在兩個孩子心底萌發,她們搖了搖頭,拒絕了父親的提議。

其實,除了缺少陪伴,李連杰在物質上從來沒有薄待過兩個女兒,她們就讀的學校也是當地首屈一指的貴族學校。

但是在孩子的世界里,親生父母陪伴在身側遠遠勝過一切。

奈何什麼都能給,唯獨時間,李連杰實在擠不出來太多。

因為,利智懷孕了。

雖然之前迎接過兩個小生命,但對于和利智的第一個孩子,李連杰非常上心。

為了照顧孕期的妻子,他甚至推掉了《臥虎藏龍》的戲約,也因此錯過了大火的機會。

不過,這對李連杰來說,并不重要。

大火的機會有很多,妻子懷孕生子卻沒幾次。

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利智順利地誕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女兒Jane。

看著襁褓里的嬰兒,李連杰如獲至寶,不過幾個月,他就開始為她的成長之路鋪設星光大道。

他帶著她上早教,看著她從抬頭到翻身再到走路,他不舍得放過女兒每個成長細節。

可是對于國內的一雙女兒,他卻遠沒有這麼盡心,甚至連女兒的家長會都是自己的哥哥姐姐代替自己去的。

更不用提女兒的每一次獲獎和成長了。

這樣的日子沒有持續多久,國內就傳來噩耗。

李連杰的母親身患癌癥,在病榻上掙扎了許久,2002年,她與世長辭。

留下兩個孫女像浮萍一樣,無枝可依。

沒多久,利智又生下了一個女兒。

考慮家里的情況,以及兩個孩子的學業,李連杰沒有大張旗鼓的將她們接到國外,而是繼續維持現狀。

平時兩個女兒就在寄宿學校里,周末或者節假日的時候,就去李連杰的哥哥姐姐家,生活費依然由他來承擔。

沒了奶奶的庇護,兩個孩子更加孤單了。

感覺到自己被遺棄,很多時候,她們寧愿待在學校。

那個冰冷的四方格子,儼然成了兩個小姑娘的家。

黃秋燕不忍女兒生活在仇恨里,她經常給她們打電話,勸解她們:「你們的爸爸有自己的不易,你們都懂事了,更要多體諒他。」

在她的開導下,兩個女兒敞開了心扉,但她們心里始終有著難以愈合的溝壑,根本做不到和父親如此親昵。

但至少父女在一起,不再是無話可說的陌生人了。

或許善良的人,歲月終究給予饋贈。

2005年,黃秋燕找到一生的歸宿,嫁與良人,還開了自己的美容美發店。

為了表示祝賀,李連杰以兩個女兒的名義送了一輛五萬美元的汽車作為新婚禮物。

第二年,李思中學畢業后,李連杰將姐妹二人送到了國外,和黃秋燕生活在一起。

輾轉了這麼久,兩個孤單的孩子,終于能夠享受到母愛。

或許是沒了后顧之憂,李連杰專心操勞起和利智所生的兩個女兒的前程。

Jane八歲的時候,就獲得了和劉德華同臺演出的機會。

舞臺上的她落落大方,沒有絲毫的羞怯。

也是在同年,李連杰的電影《功夫之王》的首映禮。

現場去了成龍、劉亦菲一眾大咖,李連杰也將女兒帶到了典禮現場,成為全場的焦點。

隨著兩個女兒的年齡增長,

李連杰又將目光轉向了各種高檔的酒會。

某次,巴黎名媛會上,有人拍到他帶著兩個女兒現身的照片。

這種高端的聚會,只有世界上最正宗的名媛才能參加,

而參加的女孩無論家世、學識都是首屈一指的。

足以見得李連杰為女兒鋪路費了怎樣的心思。

據說兩個女兒還在讀書的時候,他就給她們備下了豪宅婚房,五層樓的別墅,還帶花園和游泳池,十分愜意。

兩個女兒也很爭氣,大女兒Jane同時被哈佛、耶魯等世界頂尖的大學同時錄取。

小女兒學習成績也很不錯。

相比之下,李思和李苔蜜低調了很多。

唯一能得到的三兩信息,也不過是說,李思到了已婚的年紀卻遲遲不想結婚。

雖然李連杰和黃秋燕多次勸說,但是,她都不為所動。

或許是童年的陰影太深,讓她不知道如何經營一段感情,亦或者是,不想自己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轍。

正如老話說的那樣,有的人用一生在治愈童年。

不知道隨著時間的沖刷,她們內心的傷痛是否可以撫平?

前些年,李連杰得了甲狀腺功能亢進癥,長期靠藥物維持,整個面部都有些浮腫。或許也是這樣的緣故,他鮮少出現在熒幕前。

但是,他依然和利智活得瀟灑滋潤。

只是不知道,在午夜夢回的時候,他會不會有那麼一點點后悔。

畢竟,他一場為愛的追逐,得償所愿,卻給了兩個孩子難以愈合的傷痛。

這也給很多父母以警醒,

為人父母,哪怕做不好為子計深遠,也最好應該給他們提供一個健全的童年,而不是為了一己私欲,犧牲掉她們的人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