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棄嬰撫養長大,不料生母卻找上門,養母如今開口要800萬補償

36年前的一個清晨,江西一對夫婦在屋子門口意外發現一名 被遺棄的女嬰,由于兩口子被醫生判定可能無法生育,所以兩人有了撿回家的打算。

可本以為這是上天的恩賜,沒想到這是一場長達二十餘年的 「陰謀」

就在2020年,那名棄嬰已經長大成家並且有了兩個孩子之後,棄嬰的親生父母卻找上門來要 「強行」帶走女兒。

年過七旬的夫婦被逼無奈,只好將他們對簿公堂,並且讓他們補償 200萬(約合新台幣870萬)。然而這個提議卻被自己含辛茹苦養大的女兒一口否決了:

「很感謝你把我養這麼大,但是給錢是不可能的!」

曾經的恩愛母女為何鬧得今天這般地步?女子的生母當初又為何要丟棄她呢?這一切還要從1985年說起。

「上天對不孕夫婦的恩賜」

江西的黃女士和丈夫已經結婚十餘年了,但是由于身體原因,兩人可能終身 無法生育,這讓兩人無奈又不甘心。

不過1985年春節發生的一件事卻讓這黃女士夫婦重新燃起了對生活的希望。

這年春節,黃女士夫婦同往年一樣, 去北方走親戚,並在這裡留下過夜。

然而第二天清晨,正在熟睡中的黃女士聽到門外有嬰兒的哭泣聲,可是親戚家以及周邊鄰居也沒有一個家裡有嬰兒的,這讓黃女士有一絲不解。

于是就立馬就叫醒丈夫一同起床去探個究竟,結果剛打開門,夫妻兩人就被眼前的景象所驚住了。

只見 一個嬰兒放在一個盆子裡就這樣扔在門口,這大冬天的,外面寒風刺骨,大人都受不了,更別說這小娃娃了,于是黃女士趕緊把盆子端了進來。

他們發現原來是個女娃,並且盆子裡還留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孩子身體健康,一九八五三月初九生」

看到紙條的內容,黃女士夫婦兩人就明白了,這女娃是 被人拋棄的,而且還只有十個月大。就在黃女士糾結要不要留下這個孩子的時候,親戚的一番話讓他確定了答案。

親戚告訴黃女士,原來這個女嬰是被隔壁村的一戶人家拋棄的,因為他們生了兩個孩子,都是女娃,但是他們又想要一個男孩子,而再生的話就屬于 超生了。

而且家庭條件也不是特別好,養不起這麼多孩子,所以只有把這個孩子送出去了,並且那戶人家還表示,只要有人願意收養這孩子, 他們保證永遠不會與其相認

聽聞這番話,讓黃女士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收養這個孩子

因為她認為這家人既然這麼說了,肯定就不會再要這個孩子了,而且孩子帶回江西,隔這麼遠,加上人家還有一個女兒,應該是不會再相認了。

于是和丈夫一番商討之後,他們就帶上這個女娃乘上了開往老家的車子上。此時他們的心裡還在想: 這肯定是老天給自己的恩賜

然而他們此時還不知道,這是一場長達20年的 「驚天大陰謀」

「砸鍋賣鐵撫養成人」

黃女士和丈夫的家庭條件一般,如今將孩子帶回老家江西之後,日子也是過得更拮据了。但是雖然是撿來的孩子,黃女士一直都是拿她當 親生女兒去疼的。

在和丈夫商量之後,他們決定讓孩子跟著丈夫 姓萬,這樣做也是想讓孩子長大後沒有太大顧慮。

為了更好地撫養小萬長大,夫婦倆也加大了工作強度,就是希望小萬能健康成長。為此黃女士丈夫也戒掉了煙,把省下來的錢都給小萬買了好吃的。

但即使是這樣,生活還是過得 捉襟見肘

後來黃女士丈夫跟著老家親戚一起去幹了 打鐵的營生,雖然錢比以前掙得多了,但是工作強度比以前大了很多。

丈夫每天不僅要騎幾十公里的路去收鐵,還要打鐵打到深夜,然後第二天再帶到集市去賣。十幾年下來,丈夫也是落了一身的病根。

雖然這十幾年過得不容易,但好歹也是把小萬拉扯大了。兩口子也是心想著再過幾年就能享清福了。可惜世事難料, 一場風波正在悄無聲息地傳來

將女兒嫁給自己的侄子

在撫養小萬長大的這二十年來,黃女士其實 一直沒有跟小萬說她的真實身份,但是這種事始終是紙包不住火。

這些年來,小萬從身邊人的口中或多或少地聽說了一些自己的事蹟,所以大概也了解了自己的身世。

其實在小萬心裡還是十分感謝養父養母的,畢竟這二十年來,他們的含辛茹苦小萬也都看在眼中。

但或者是想親自當面質問當年為何要拋棄自己,又或者是想感受一下真正的父母溫情,小萬始終還是 對自己的親生父母抱有一絲幻想

而小萬此時不知道的是,這個幻想就在不久後的一天會實現。當然,這都是後話,彼時的小萬還要 面臨另外一個難題

可能是多年來的勞疾,黃女士的丈夫在2005年病倒了,家裡也沒有多少錢治病,就這樣一直拖著,最後也是離開了人世。

在臨終前,丈夫給了黃女士出了一個難題—— 他想讓小萬嫁給自己的侄子

「我一直把侄子當成自己的親兒子,就讓女兒跟他結婚吧,也算是為老萬家延續了香火」

黃女士起先是 一萬個不情願這場婚事的,雖然小萬是撿來的姑娘,但是黃女士一直是拿她當親生女兒來疼的,當然還是希望她嫁個好人家享福。

而侄子家裡非常貧窮,根本沒有達到黃女士對女婿的要求。

但是在思來想去之後,黃女士內心還是對丈夫非常愧疚,因為本來也是自己沒有給丈夫生一個孩子延續香火才會讓丈夫說出這種話。

在痛定思痛之後,黃女士還是答應實現丈夫的 「遺願」,將小萬嫁給了侄子。

侄子變女婿,本以為是親上加親的生活,但2005年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打破了這個家庭的寧靜。

親生父母找上門

小萬和侄子結婚後,在鎮上開了一家服裝店,生意也是慢慢步入了正軌,後來還 生下了兩個孩子,總之,生活都在朝著大家希望的模樣發展著。

黃女士忙活了大半輩子,也終于可以帶著外孫安享天倫之樂了,可誰想,就在這個時候,小萬的 親生父母卻找上門來了

也不知道她的親生父母從哪裡得知的消息, 竟千里迢迢地趕來和女兒相認

本來要是單純來探望一下這也無可厚非,但是小萬的親生父母希望能將她帶走,這就讓黃女士非常不高興了。

黃女士心想,本來20年前就是她由于自身原因拋棄了女兒,這就是她自己的問題,而如今還想要帶走女兒,就有點過分了。

黃女士自嘲「自己就是一條蟲」

而且自己如今丈夫也去世,孤身一人,如果身邊沒有親人, 那自己以後的生活誰來照顧呢?每每想到這裡,黃女士心裡都不是個滋味。

然而小萬面對養母和親生父母的抉擇,表現得也過于淡定,並沒有對黃女士說些安慰的話而和親生母親走得越來越近,甚至是有點 疏遠了黃女士。

而就在黃女士不知所措的時候,小萬的養母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將老家房子賣了,來江西買了一套房,並且就在小萬現在住的隔壁社區。

而更離譜的是,沒過多久,小萬也在生母所在的那個社區買了一套房,就這樣,兩家人一個住在15樓,一個住在8樓,這讓黃女士越發地感覺到自己是一個外人。

小萬認為自己和養母溝通比較少

而讓黃女士印象深刻的還有買房不久後發生的一件事。

那天,小萬的親生父母喊小萬一家人來家裡吃飯,于是一家五口人都一起出門了。然而快到的時候,女婿來了一句 :「去那麼多人幹嘛,家裡隨便弄點吃的就行」。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這讓黃女士認為自己是多餘的,但當時也沒多說什麼。但回到家裡之後,越想越不是滋味,但又無可奈何。

黃女士也不敢說太多,她怕與小萬鬧僵了,最後就真的只剩自己一個孤寡老人了。于是,黃女士就在這樣的擔驚受怕中渡過了接下來幾年。

但是小萬生母那邊一直在不斷地挑動黃女士的神經,終于,小萬生母前段時間做的一件事還是 觸及到了黃女士的底線

無奈之下對簿公堂

本來就非常敏感的黃女士,沒料想到女兒小萬做了一件讓她非常失望的事。

原來小萬的親生父母在那天,把親戚朋友以及小萬都叫了過去,搞了一個隆重的 「認親大會」。

顯眼的橫幅上面還寫著幾個偌大的字—— 「歡迎胡氏外嫁金花女回娘家」!

看著群裡發的照片,每個人臉上都是笑哈哈的,小萬和那邊的姑姑姐姐也都是滿臉嬉笑的,只有黃女士一個人在這邊看著螢幕徒有傷悲。

黃女士再也坐不住了,決定做點什麼來進行「反擊」。于是他在群裡說了這樣一大段話:

「還回娘家?你姓萬不是姓胡,你小時候問我要吃要穿,我是你的媽媽,如今你長大了,我就不是你的媽媽了嗎?你還要回哪個娘家?你娘家不就是我家嗎?」

這一段話的言辭可謂是相當犀利,黃女士這架勢也是勢必要和小萬的生母來一次決裂了。看見群裡沒有人接話,黃女士又將矛頭指向了 胡女士(小萬生母):

「我女兒20年前就沒有娘家,她小時候無依無靠的時候沒人要,問我要吃要喝的時候沒有娘家,如今長大了卻突然冒充一個娘家,這是哪門子娘家?」

這些話說完,黃女士認為小萬應該有些許表示,但是小萬表現還是非常淡定。反而胡女士找到了黃女士,並且說了這樣一番話:

「腿長在她(小萬)自己身上,我們也不可能強拉著讓她過來」

這番話深深刺痛了黃女士的內心。因為這麼多年來,小萬確實沒有做出讓自己能感到安全感的事,哪怕是安慰的話也沒有。

黃女士抱怨小萬從來沒有感恩過

萬般無奈之下的黃女士只好請求媒體幫助,黃女士表示如果有必要,也只有 「對簿公堂」了。

要求賠償200萬(約合新台幣870萬)

黃女士在媒體求助現場表示,如果小萬真的要不顧三十年來的養育之恩回到所謂的娘家,那就按照自己的要求進行補償,然後就此 斷絕母女關係

黃女士認為自己將小萬的兒子帶到17歲,女兒帶到13歲,就算是一個保姆,一年按照四萬的工資,那也要 120萬(約合新台幣521萬),而且還有一套過戶給女婿的拆遷房,價值 80萬(約合新台幣347萬),一共是 200萬(約合新台幣870萬)

而且黃女士將小萬拉扯到這麼大,于情于理,黃女士都是能得到一大筆贍養費的。

但是面對養母的要求,小萬表示自己真的很感謝黃女士的養育之恩,但是要求這麼多錢,是真的拿不出來。

面對僵局,在場的律師表示,雖然從 《婚姻法》以及 《收養法》無法判定,但是這種情況是完全可以按照正常的民事訴訟去處理。

律師還表示,無論是以哪種途徑去解決,最後處理結果大機率是以 小萬有絕對的義務贍養黃女士結案。

最後,在各方面的調解下,雙方還是選擇了私下和解,條件是小萬先支付給養母黃女士 10萬元(約合新台幣43萬),並且是 一次性的

然後在當日起,此後的每個月支付黃女士 5000元(約合新台幣2.1萬)作為贍養費,這件事到這裡也畫上了一個相對圓滿的結局。

後話

小萬和黃女士這段母女情走到這裡也算是到了盡頭,筆者也是萬般感慨,如果小萬能夠換一種處理方式或者不會鬧得如今這般地步。

就拿當時那個認親大會舉例,要是當時小萬能夠把養母一起帶著去,並且當著眾人的面說道:

「這就是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的養母,雖然我今天來這裡認親生母親,但在我心裡,養母永遠都是最親的……」

我相信說完這番話,無論是親媽還是養母心裡都會好過一點,你這樣不由分說地做出這一系列的事,放在誰身上都不會好受。

懷胎十月自然應當報答,但是養育之恩也絕不能忘記,你們認為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