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資產上億,住230坪豪宅,雇5個傭人,到破產后負債4.5個億「一夜白頭」如今做起帶貨直播:債不還完,心里不踏實

维尼 2022/05/05 檢舉 我要評論

視訊里是一個瘦小的阿公。

他的頭髮灰白,眼神渾濁,眉毛緊鎖,著一身普通的黑色衛衣,雙手拘謹地放在胸前。

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個走在人堆里都會被淹沒的男人,竟然曾是名震一時的億萬富豪。

「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缺錢」

這個男人的名字叫做葛偉。

他成為億萬富翁的經歷十分刺激而瘋狂:

在報社時,葛偉率領手下40多號人在大陸各地跑廣告,在海口、深圳、廣州、重慶飛來飛去,一年就有幾千萬新臺幣的進賬。

要知道,這是上個世紀80年代,大陸能夠做萬元戶已經很了不起了,況且葛偉這種千萬元戶!

賺到人生第一桶金之后,葛偉馬不停蹄地開啟了人生的真正事業—— 炒房

廣東番禺、海南海口、廣西北海……但凡哪里房地產火爆,葛偉就去哪兒炒。

1996年,他聽說重慶要成立直轄市。敏銳的商業思維讓他斷定重慶要發達了,即刻打道回府,在渝北區炒地,最終大賺一筆—— 一摞摞百元大鈔就如同雪花般「撲啦啦」飛入葛偉的口袋。

最輝煌的時候,他的身家高達5個億(約新臺幣22.4億)。

這讓他形成了一種錯覺:只要眼光準,膽子大,掙錢根本不難。他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缺錢。

1800元新臺幣一晚的深圳酒店,他一住就是一個月;去商場買衣服,15000元新臺幣的名牌皮帶,他一口價不還。他游走于生意場中,一場飯局可以喝到天明,碰杯聲,不絕于耳,嘈雜熱鬧。

正是「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閑度」!

葛偉還在重慶買了套230坪的獨棟別墅,配了獨立泳池、桑拿房、家庭影院和5個保姆。

每到夏天暴風雨來臨,他就站在庭院,閉上眼睛,感受著「嘩啦啦」的狂風暴雨。他覺得這是一種極致的浪漫。

那時的葛偉尚不知,命運的災難,正在前方翹首以待。

全世界最蠢的商人

1999年底,葛偉在重慶主城九龍坡區看中了一塊地。這塊地擁有230畝波光蕩漾的湖面,啄魚的白鷺,和掛滿柑橘的果樹,實在是建造人間仙境的不二之選。

于是葛偉買下湖邊150畝地,建了104棟獨棟別墅,命名為「西郊莊園」。

然而這正是噩夢的開始。

西郊莊園因為地處偏遠,堵車嚴重,銷售緩慢,現金流十分糟糕。

但是葛偉十分自信,他堅信自己的判斷不會錯。沒多久他又開始進行下一期項目的開發,并從2004年開始向銀行貸款,500萬(約新臺幣2240萬元),1000萬(約新臺幣4480萬元),到最后5000萬)(約新臺幣2.24億),還開始向個人借款。

公司資金鏈越來越吃緊。此時如果葛偉就此收手,將西郊莊園降價促銷,尚有1個億(約新臺幣4.5億)的賺頭,不僅能保持公司穩定健康的現金流,還能繼續投入開發。

但葛偉卻不愿意。他認為獨棟別墅升值空間大,非常有市場。

有一次,一位客戶出400萬(約新臺幣1792萬元)買房,葛偉硬要賣408萬(約新臺幣1827萬元)。最后交易泡湯。

這讓葛偉悔不當初:「現在算來,400萬的貸款,我3年銀行支付利息至少180萬(約新臺幣806萬),我還不如早點300萬(約新臺幣1344萬)就把別墅賣掉。我真是全世界最蠢的商人,最奇葩的商人!」

早年間的瘋狂炒房經歷讓葛偉堅信「運氣」才是做生意的核心。他忽略了基本的商業規律,沒有考慮到健康的現金流才是最重要的。

很快,葛偉的債務猶如雪球般越滾越大,涉及5家銀行、3家貸款機構和38個人,總金額達3.7個億(約新臺幣16.576億)。他每天都要平攤15萬元(約新臺幣67.2萬元)利息,一年承擔近5000萬元(約新臺幣2.24億元)的利息。

葛偉終于不堪重負……

2014年7月24日,葛偉清楚地記得那一天。

辦公室里擠滿了前來催息的貸款人員,氣氛十分凝重。他環視周圍,沉默良久,最終木然地說出了一句話:

「的確沒錢了,再也想不到辦法賺錢了。」

只聽得「嗤」地一聲,貸款人員手指上夾著的香煙熄滅了,神情冷酷。

公司停息,資金鏈徹底斷裂。而葛偉也走上了痛苦的破產之路。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隨后的四年里,葛偉官司纏身,面臨著26起訴訟。隔三差五,他就會接到公、檢、法、稅務的電話,90%的抵押資產都被拍賣,家產一夜散盡。

這還不是最讓葛偉害怕的。最可怕的是債權人的討債。

有人帶工具來要與他共赴黃泉,有人拍桌瞪眼。。。

葛偉至今都還記得,一個債權人催錢心切用指關節猛敲大理石茶幾的聲音。

「咚咚咚!」這聲音進入他的心,痛到讓他夜不能寐。

不久,葛偉開始整夜整夜地失眠。他開始吃安眠藥,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跑到大馬路上散步。深夜沒有催債電話,只有蕭瑟的涼風。只有這個時候他才有一點安全感。

那段時間,葛偉倚靠在高樓陽臺欄桿時,都會強烈地提醒自己千萬不要輕生。他害怕自己的縱身一躍,只會給這個世界留下恥笑和污名。

最讓葛偉痛苦的莫過于朋友和家人的離去。

2015年,他被大陸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成了「老賴」,朋友都對他避之不及。葛偉想約朋友出來喝喝茶,吃吃飯,他們總是推脫道「我這一周都很忙……」

什麼是人情冷暖,葛偉終于見識到了。

巨大的債務,無盡的官司,也讓他的妻子難以忍受,最終與他失婚。這個絕望的事實,葛偉過了半年多才回過神來。

失婚后的那年除夕夜,葛偉帶著女兒第一次包著餃子,結果餃子難以下口。

一片蒸騰的熱氣里,葛偉恍惚回憶起往昔——一家人熱熱鬧鬧地聚在一起,吃著保姆做好的餃子。哪里會像現在這般落魄?

想著想著,葛偉一夜白了頭。

「一夜白發,我原認為只是書中才有。如今,我胡子都白了,才知道‘相由心生’是真的。」葛偉的話中全是無奈和凄涼。

認輸可以,服氣不可能!

身為商人,葛偉依然有著東山再起的強烈欲望。在他看來,找回失去的尊嚴,比什麼都重要。

「認輸可以,服氣不可能!」他在自白中這樣寫道。

于是他后來又做了兩個互聯網項目。然而時代變了,今天的商業世界早已不是過去那個江湖。

成千上萬的錢「轟」地一聲砸進去,瞬間就化為泡沫。房地產商人葛偉終究還是敗在了這兩個互聯網項目里。

2019年底,葛偉完成了破產清算。如今的他,還剩余1.2億(約新臺幣5.37億)的私人債務。按照他的說法,破產清算后本可以不用還這筆錢,但他還是希望能把錢還上。

可是如今的他,沒錢沒人脈,能干什麼?

大陸錘子科技原CEO羅永浩成了葛偉的學習對象。這個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創業者,不也是靠自己還了整整4個億(約新臺幣17.92億)嗎?

于是葛偉也踏入了羅永浩所在的領域——直播帶貨。

去年4月,葛偉在社交平臺注冊賬號,開始接觸直播帶貨。

他先是給自己立了個人設——一個失敗的商人,并在直播間背后寫上「做還債英雄,建守信社會」。

在社交媒體上,成功的富豪常有,失敗的商人卻少見。這個人設格外有戲劇性,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網友的注意。

然后做差異化內容輸出——別的主播都在講述成功經驗,葛偉則是在教別人如何避免失敗,用自己的經驗給他人提供幫助。

直播間里,葛偉總是不疾不徐地回答著網友的問題,聲音沉著有力。

有網友嘲笑他:「你有點不要臉!」

有人譏諷他道:「你就是失敗的典型。」

葛偉沉默了會兒,隨即目光如炬,說道:「褚時健74歲重獲自由種廣柑,我還怕什麼!」

一字一句,抑揚頓挫,鏗鏘有力。

成千上萬的惡意洶涌襲來又如何?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憑借自己的努力,葛偉成功收獲了30萬粉絲的追蹤,也靠著帶貨逐漸消減著自己的債務。

結語

從負債幾億成為「老賴」,到57歲還在做帶貨主播,葛偉的經歷告訴我們:在人生終局之前,只有努力方能有機會。

縱使葛偉窮途末路了,陷入人生的無限循環,縱使他總是背水一戰,他始終堅信:做有兩種結果,不做只有一種。

與其為了昨天唉聲嘆氣,不如為了明天砥礪前行!

這世上,存在著那麼一點人,他們特別懂得站在高山望深淵,墜入深淵識攀爬。 人,活得不是一個點,人活起伏。

讓我們祝福葛偉,愿他能用他的努力和勇敢,重新迎來光芒萬丈的人生征程。

人生路上,只要前行不退,總有柳暗花明的一天,不是麼?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