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交通事故成植物人,與死神賽跑3個月,昏迷中發現懷孕,生下兒子被喚醒

一場意外,讓妻子成為植物人

2010年12月1日,高德金正開著三輪車,帶著妻子張榮香回娘家。

張榮香懷裡還抱著兩歲的小女兒,三人從南向北行駛,絲毫沒有感覺到危險已經臨近。

就在三輪車行駛到當地工業園區的一個十字路口時,突然從東向西疾速駛來了一輛轎車,狠狠地撞上了正準備過十字路口的高德金三人。

這突如其來的交通事故,誰都沒有防備,高德金和張榮香被狠狠地拋離車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兩個人當場失去了意識。

在即將摔到地上的最後一刻,張榮香把自己懷裡兩歲的女兒扔到了草叢裡,讓女兒保住了性命,是這場悲慘意外中唯一值得慶倖的事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高德金才醒過來,發現自己已經在醫院裡,渾身上下都疼痛難忍。

原來,交通事故發生之後,高德金和張榮香長時間無法醒來,被救護車送到了醫院進行搶救。

經過診斷,高德金的肋骨、鎖骨、腿骨骨折,接近一半身體的骨頭都有損傷。

醒過來不成問題,但是要經過長時間調養才能恢復健康。

張榮香的處境更艱難,她被診斷為原發性腦幹損傷、重度顱腦損傷、腦挫傷。

張榮香的家人不明白這一系列病情的嚴重之處,醫生就用更淺顯易懂的方式進行了說明:

活下來的機率只有7%,三個月之內如果能活著,以後就可以以植物人的方式生活,如果三個月內任何一次危險沒有挺過去,人就沒了。

聽了醫生的解釋,清醒過來的高德金和已經17歲的大女兒高雲忍不住落淚。

按照醫生所說,張榮香最好的情況也是植物人,要在沒有主觀意識的狀態下生活一輩子,如果情況不好,還隨時可能死去。

無論如何,高德金都很難接受,上一秒還跟自己有說有笑的妻子,下一秒就永遠都醒不過來了。

殘酷的現實讓高德金沒有悲傷的時間。

妻子每天的醫療費用相當高昂,高德金的家庭條件也一般,很難支撐妻子繼續治療。

于是高德金做了決定,他要放棄自己的治療,把僅有的一點積蓄都用來給妻子治病。

當時高德金的身體也有多處骨折,而且有水腫,入院最開始的幾天,醫生甚至沒有辦法給他做手術,因為水腫太過嚴重。

手術之後,高德金只接受了三天的治療,就決定放棄,他要把停藥省下來的錢用在妻子身上。

高德金覺得,自己已經做完手術了,肯定死不了,既然死不了,就要全力救治妻子。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高德金僅僅在住院病房接受最低限度的看護,期待著妻子醒過來。

可是一封封病危通知書,讓高德金的心揪了起來。

與死神賽跑的三個月,她贏了

張榮香的情況並不樂觀,腦部的重大損傷導致病情不太穩定,時常會出現突發的危險情況,每一次出現危險,都是危及生命的大事。

所以,在另外一棟住院樓養傷的高德金,眼看著病危通知書一封封送到自己手裡,心裡急不可耐,一心想著要去看看妻子。

在做完手術後不久,高德金的妹夫用擔架車推著他去相關科室檢查,回病房的時候,高德金要求去看一眼妻子。

妹夫為了不讓高德金傷心,堅持不准去,高德金說:

妹夫沒有辦法,把高德金推到了張榮香的病床前。

親眼看到妻子重傷昏迷的模樣,高德金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

那是跟自己相濡以沫這麼多年的妻子,怎麼說失去意識就失去意識了呢?

一個星期之後,高德金還讓妹夫買了雙拐,自己堅持著下床去看望張榮香。

當時高德金的骨折還沒完全好,又停了藥,醫生每次看到高德金下床都嚴厲制止。

久而久之,高德金學會了趁醫生不在的時候下床,用雙拐走半個小時去另一棟住院樓看望妻子。

這半個小時路程的每一分每一秒,高德金身上都疼痛難忍。

但他不在乎,他需要親眼看著妻子的臉,他怕妻子死去。

按照高德金的說法,人死之前的臉色肯定跟平常不一樣,他害怕妻子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突然去世,他要盡可能時時刻刻盯著妻子。

三個月的時間裡,張榮香從死神門前走過了幾十次,頑強地活了下來,讓高德金一直懸著的心逐漸放下。

妻子很快就要度過危險期,剩下的就是如何喚醒妻子了。

可不知是因為巧合還是什麼,就在三個月的最後一天,張榮香突然渾身抽搐,緊急進行搶救。

對于這種情況,醫生直言沒什麼特別的好辦法,只能搶救看看,讓家人做好心理準備。

當時張榮香的家人已經把壽衣都買好了,大家都認為可能不行了,只有高德金一直認為,妻子一定會活過來。

緊張的搶救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張榮香最終還是撐了過來,讓家人們喜出望外,高德金更是堅定了妻子不會死的信念。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不知道是喜還是憂的情況出現,震驚了高德金一家人,也震驚了醫生。

難以置信,植物人竟懷上身孕

張榮香轉危為安的第二天,醫生為了確認張榮香的身體情況,準備對張榮香做B超。

當時高德金就在旁邊,他對醫生說,自己妻子的肚子好像是大了一些,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醫生順著高德金的話,看了看張榮香的肚子,確實也覺得跟剛入院時不太一樣。

醫生判斷,或許是張榮香的腹部有了什麼變化,比如尿瀦留之類,高德金則害怕妻子的肚子長了什麼腫瘤。

為了確認,醫生對張榮香的肚子做了B超,結果讓醫生和高德金都沒想到。

張榮香竟然懷孕了!

張榮香已經陷入植物人狀態三個月了,怎麼會懷孕呢?

經過進一步檢查,醫生大致確認了孩子的來源。

出交通事故的時候,正好是張榮香懷上孩子不久。

由于沒有什麼反應,肚子也看不出來,張榮香和高德金都不知道已經有了孩子。

要是沒有出交通事故,可能一兩個月的時間裡,張榮香就能感覺到身體不適,從而檢查出懷孕。

可是因為意外,張榮香變成植物人,自己沒有感覺,醫生和家人也不知道有孕。

結果到了孩子三個月大,肚子輪廓已經很明顯的時候,才發現這個小生命的存在。

有孩子即將出生,對大部分家庭來說都是一件喜事。

現在的高德金卻高興不起來,因為這個小生命出現得實在不是時候。

張榮香剛剛度過危險期,死亡的可能性不大了,但同樣的,醒來的可能性也不大。

一個植物人,該如何撐過十月懷胎,經歷女人一生中最大的磨難,生下這個孩子呢?

更何況,醫院在治療過程中不可避免地用了大量藥物,各種儀器也對張榮香進行了不小的輻射。

張榮香是成人,可以承受這些,但這會不會對肚子裡的孩子造成影響,誰都說不清楚。

孩子該如何處理,成為困擾所有人的難題。

從主治醫生的角度來說,他們建議高德金同意終止妊娠,也就是把孩子拿掉。

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孩子確實很難健健康康地來到世間。

最重要的是,張榮香的身體情況很差,平日裡體內的營養僅可供自己使用。

如果肚子多了個孩子需要營養,不可避免地會對張榮香造成負擔,嚴重的話也會危及生命。

可是經過產科醫生的判斷,又認為終止妊娠有很大的風險。

張榮香的身體很虛弱,終止妊娠的過程對任何年齡段的孕婦都有風險。

更別提張榮香的年紀不小了,還處于植物人狀態。

一旦終止妊娠的過程出現意外,極可能會導致張榮香離世。

高德金面對的就是這樣糾結的局面,一方面,如果任由孩子在肚子裡成長,張榮香會有危險,孩子還可能會畸形。

另一方面,如果拿掉孩子,張榮香還是會有危險。

傷勢還沒痊癒的高德金為此天天發愁,最後還是大女兒高雲替父親下了決心:

高雲當時才17歲,本應是在高中揮灑青春的年紀。

可是高雲放棄了那種生活,願意代替媽媽在家庭裡的位置,照顧即將降生的弟弟。

這樣的選擇,會對高雲未來的人生造成不小的影響。

高雲並不在意,她覺得未來有無數種選擇,家人的性命只有一次。

有了女兒的支持,高德金終于下定決心,要留下這個孩子。

做出這個決定不光是為了孩子,也是為了妻子。

根據醫生的判斷,終止妊娠的危險要比生孩子大一些,高德金選擇了妻子最有可能活下來的那個方案。

奇跡般的孩子,奇跡般的蘇醒

然而住院治療的費用高昂,已經花費了這個本不富裕的家庭幾乎全部的積蓄。

高德金不得不決定,帶著已經懷孕的植物人妻子回家生活,否則經濟支撐不下去。

碰巧當時高德金的家正在拆遷,一時間沒有存身之處,他們被迫在鎮上到處借住,有時候遭到嫌棄,甚至要住在車庫裡。

面對這些困難,高德金和大女兒高雲從來沒有放棄。

他們一直照顧著張榮香和她肚子裡的孩子,看著張榮香的肚子一天天長大,父女二人的心也漸漸安了下來。

平靜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度過,張榮香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對外界的反應僅限于餵飯的時候可以吞咽。

轉眼幾個月時間過去。

這一天,高德金正有事外出,高雲在家裡照顧母親,突然發現母親的小便失禁了,而且是接連失禁了好幾次。

自從接母親出院後,高雲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奇怪的表現,她突然想到,會不會是母親快要生孩子了!

高雲趕緊打電話給高德金,父女二人把張榮香送到了醫院。

接收張榮香的婦產科醫生見到她這樣的狀態,也嚇了一跳。

因為植物人孕婦是極為罕見的,全國也只有兩三例,沒有什麼成熟的經驗可供參考。

經過短暫檢查後,張榮香確實已經處于即將生產的狀態。

醫生也來不及做更多準備,緊急情況下只好靠以往的經驗展開手術,希望能有個好結果。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手術,手術室外的高德金終于聽到了讓他喜極而泣的消息——孩子平安落地,是個男孩,妻子也沒有生命危險,母子平安。

這一刻,高德金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雖然一場意外花光了家裡積蓄,還讓妻子成了植物人,可是在高德金心裡,一家人能夠平平安安的活著,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想不到,因為他願意堅持照顧妻子,更大的幸福還在不遠的未來等著他。

兒子生下來之後,高德金一家的生活過得更加忙碌了。

每天起床,高德金都要跟大女兒高雲一起照顧張榮香,替她翻身、擦洗,怕她久臥成疾。

照顧完了張榮香,還要照顧年幼的女兒和兒子。

小女兒正是喜歡玩鬧的年紀,兒子又年紀太小需要精心呵護,這累壞了高德金和高雲。

特別是高雲,她是一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女孩。

或許在很多家庭裡都還被看做是孩子,高雲卻已經擔負起了照顧媽媽和弟弟妹妹的責任。

從早到晚要做家務、做飯、給媽媽和弟妹餵飯,常常一番忙活下來天都已經黑了。

高德金和高雲父女倆卻沒有對這種生活感到煩悶,他們都覺得,能幸幸福福地活著,就已經知足了。

同時,高德金和高雲也沒有忘記要不斷呼喚張榮香。

醫生告訴他們,親人的呼喚或許會對喚醒植物人起到重要作用,高德金和高雲牢牢記在心裡。

平時給兒子餵奶的時候,高德金會一邊喂一邊在張榮香面前說:

高雲照顧弟弟的時候,也經常會把弟弟帶到媽媽床前,告訴媽媽,這就是她剛剛生下的孩子。

這樣的日子過了兩年,張榮香無意識間生下的兒子已經快兩歲了,也在高德金的教導下學會了喊媽媽,天天趴在媽媽床頭跟媽媽說話。

一天,奇跡降臨了。

這一天,高德金給張榮香喂完了飯,如往常一樣帶著兒子來到妻子床前,一邊逗著孩子一邊跟妻子說:

高德金本來沒有期待得到回答,這樣的話他已經說了兩年多。

沒想到得失,暌違兩年多的聲音突然響起:

「我好了……」

張榮香突然說話了!

雖然是含糊不清的一句話,但這讓高德金驚喜不已。

當初出院的時候,醫生對張榮香的病情沒有太大的期望,只是告訴高德金,醒過來的可能性是有的,但不大。

根據統計,處于植物人狀態的時間越長,病人恢復的可能性就越小。

成年人有50%的機率能在6個月內對外界呼喚產生反應,超過這個時間,有反應的案例就越來越少了。

像張榮香這樣,出事兩年多還能被喚醒,能夠恢復意識的,簡直稱得上是奇跡。

而這奇跡,就是在高德金和高雲父女二人日日夜夜持續不斷的照顧和呼喚中創造的。

也是在親生兒子日復一日與媽媽的對話中創造的。

兩歲幼子實踐烏鴉反哺,令人動容

張榮香醒過來之後,仍然不能下床運動,畢竟大腦受創嚴重,不可能短時間內恢復成普通人的樣子。

不過張榮香的意識恢復速度還算是比較快的,說話時也具備基本的邏輯,能聽懂家人簡單的話語,然後做出相應的回饋。

以前高德金餵飯的時候,都要用勺子輕輕敲敲張榮香的嘴,沒有意識的張榮香才會張開嘴吃飯。

現在,張榮香知道自己的丈夫每天都在喂自己吃飯,看到高德金端著飯碗來的時候,就會說: 「高德金你好,你來餵飯,辛苦了。」

甚至有時候還會問高德金,有沒有先把孩子喂好,得到肯定的答覆後才會吃飯。

對于自己失去意識期間生下的兒子,張榮香十分關心。

每次兒子出現在視線裡,張榮香都會咧開嘴笑。

她說不了太複雜的話,兒子也聽不懂那些,她只會用充滿母愛的笑容,告訴兒子自己有多愛他。

高德金把這個兒子起名叫高天賜,認為這孩子能在妻子植物人狀態下成功生出來,是上天賜給他的。

高天賜當時雖然只有兩歲多,可是也已經知道躺在床上的是自己的媽媽,喜歡跟媽媽靠在一起玩耍,也經常喂一些軟和的水果給媽媽吃。

有一次,高天賜拿著一顆較硬的果子準備喂給媽媽。

發現媽媽吃不了這麼硬的食物,高天賜靈機一動,就自己先把果子咬碎。

然後爬到媽媽床頭,雙手撐住床,把自己的嘴巴對準媽媽的嘴巴,把已經不那麼堅硬的果子喂給媽媽。

從那之後,高天賜習慣了用嘴巴喂媽媽吃飯,這一幕也引起了很多媒體的關注。

人們不僅知道了有一位堅持生下孩子後醒來的植物人母親,也知道了這個孩子小小年紀就有烏鴉反哺的孝心。

明代《增廣賢文》裡記載過烏鴉反哺的古訓,沒想到在現實中,一個只有兩歲多的小男孩親身實踐了這個典故。

對于接下來的人生,高德金充滿了希望。

現在高天賜已經是上小學的年紀,高德金一家作為低保戶,收著補助再加上當時交通事故打官司調解得到的賠償款,生活也還算過得去。

而在兒子陪伴下,張榮香也逐步恢復。

雖然高德金知道,妻子的恢復是有限度的,很可能一輩子都沒法變回以前那麼完美。

可是每當高德金審視自己的家庭,發現自己有兒有女,妻子能說話能吃飯,能認出自己,高德金就覺得,這輩子沒白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Copyright ©一網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