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前,71歲郎中生一男孩,如今由外婆照顧,夫妻倆在外旅遊

古詩有雲,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時,日日與君好。」

文長林是一名79歲的老中醫,他與妻子張鳳之間的年紀有著46歲的差距。

是怎樣的奇遇讓這樣一對看著像是對爺孫的兩人,最終竟成為了夫妻的呢?

故事還得從2001年時說起。

1、盡心照顧自己父親的郎中

2001年的夏天,59歲的文長林受邀前往張鳳家中,為張鳳的父親治病。

那一年張鳳才13歲。

張鳳是家中的小女兒,也是父親的掌上明珠。

雖然家中困難,但是父親對于張鳳一直關愛有加,因此家中的哥哥姐姐對于父親的偏愛一直有所怨言。

父親為了照顧好小女兒很不容易,即便是身體抱恙也要堅持幹活養家。

後來,因為身體積勞過甚,父親中風病倒了。

而這,也成為了文長林受邀前來為張鳳的父親看病的原因。

文長林行醫多年,在鄉里鄉間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氣的郎中。

原本在文長林看來,張鳳父親的病並無大礙,只需幾副藥便能逐漸康復。

但張鳳家中的情況卻顯得有點特殊。

張鳳的大哥成家早,成家之後便常年在外打工,對于家中極少過問,甚至于在得知父親病重後也不願回家看看。

張鳳的姐姐,因為父親偏愛小女兒張鳳的原因,與張鳳也是常年不和,對父親也是頗有怨言。

父親病倒之後,張鳳的姐姐更是將照顧父親的重擔,丟給了母親與張鳳。

明明家中親人尚在,可張鳳與母親卻像是孤兒寡母一般照顧病重的父親。

張鳳的父親請求文長林能夠留在家中為自己治療,一方面是怕自己病危時等不到文長林,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文長林在自己家中有情況時,能夠照應一二。

文長林一直以來在鄉里名聲尚好,他來自己的家中,張鳳父親絕對是放心的。

經不住張鳳父親的請求,文長林便答應了下來。

早年喪偶,兒女們也都早已成人,本就沒什麼牽掛的文長林便安心地在張家住了下來,專心為張鳳的父親治病。

原本是上門坐診,但是看到張家的情況困難,文長林還會每月繳納一定的生活費給張鳳的母親,以彌補張家的用度。

文長林住進張家之後,在其悉心的整治下,張鳳父親的病漸漸好了起來。

原本四肢麻木只能臥床的他,漸漸地恢復了活動能力。

除了給張鳳的父親治病外,文長林也會時不時地專注著張鳳與其母親的身體狀況,若是發現有什麼問題也會及時地為母女二人開上一兩副調理的藥。

在張鳳的眼中,文大夫不但是救自己父親命的恩人,也是一位親切的長輩。

在父親病重的日子裡面,自己但凡有點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也都會找文大夫說, 而每次文大夫也都會像一個和藹的長者一樣,幫助張鳳排解心中的苦悶與憂慮。

漸漸地,張鳳對文大夫產生了一種特別的依賴之情,只不過小時候的張鳳並不懂這種依賴究竟源于什麼,只是簡單的將文大夫當做一位可以依賴的人罷了。

2、心中的恩人,也是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

後來張鳳的父親康復,文長林也就不再繼續留住張家。

但張鳳月還依舊像之前一樣時不時地都回去找文長林嘮嘮嗑。

兩人漸漸地忘卻了彼此相差的年紀,成為了莫逆之交。

對于文長林來說或許只是將張鳳單純地看做是一個小友,而在張鳳的心中這位大自己整整46歲的男人卻有著一種特別的意義。

一轉眼五年過去了,18歲的張鳳成長為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張鳳長大成人對于這個家庭來說應該是一件讓人歡喜的事情,因為年邁的父親終于完成了撫養小女兒長大成人的重任。

接下來就該是為張鳳尋一門好的親事,以了卻張鳳父親最後的心願。

可是就在這時,張鳳父親的中風再次發作,二次中風的張鳳父親病情很糟糕。

張鳳和母親再次找到文長林,希望文長林能夠為父親診治。

儘管這一次文長林還是像之前一樣的用心診治,但最終還是沒能救回張鳳父親的性命。

張鳳的父親在二次中風後不久便撒手人寰,只留下張鳳與母親兩人。

張鳳的哥哥回家草草地完成了父親的葬禮後,便再次離鄉打工,姐姐此時卻是費盡心思的攛掇母親早點將張鳳嫁出去。

那段時間張家十分難熬,原本是受邀上門看診的文長林不忍見這對母女受苦,便拿出自己的積蓄幫助張家度過眼前的難關。

這些積蓄本是文長林用來養老的,但他卻沒有任何的顧慮,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積蓄拿了出來。

這樣的義舉深深地讓張鳳為之感動,在張鳳的心中這位年過六旬的老人比任何人都要高大。

家中的事情告一段落後,張鳳便離開了家鄉去往廣州打工。

一來是想散散心見識下外面的世界,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躲避姐姐的逼婚。

剛到廣東那段時間,張鳳無依無靠, 諾大的城市卻沒有一個可以吐露心扉之人。

這對于張鳳而言是最難熬的日子。

3、在傾訴中互生情愫,有情人終成眷屬

張鳳想要給家裡面打電話,可是面對姐姐與母親的逼婚,張鳳全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

于是遠在他鄉的張鳳只好給文長林打去了電話。

對于張鳳的突然來電,一開始文長林十分詫異。

文長林像是個長者,又像是一個老友一樣地開導著張鳳,幫她排解心中的苦悶。

而在電話的另一頭,年輕的張鳳卻是靠著這一通電話,找到了一個人在異地生存的勇氣和內心聊以慰藉的溫暖。

此後,只要一有時間,張鳳就會給文長林打上一通電話。

兩人的電話聊天成為了兩人日常生活的重要一部分,通話的次數也漸漸頻繁起來。

一天,文長林久久沒能等到張鳳的電話,心中湧出一絲的擔憂。

而後幾日也不見張鳳打電話來,躊躇許久的文長林按不住心中的這份擔憂,于是立刻買了一張去廣州的火車票。

輾轉來到廣州之後,文長林終于見到了張鳳, 文長林的突然出現,徹底擊潰了獨自在外的張鳳心中最後的防線和一絲矜持。

張鳳一把摟住眼前的這個「男人」放聲大哭。

這一刻,張鳳對于文長林全然沒有了對長者那種敬愛,取而代之的只有無盡的愛意。

而文長林在張鳳上前將自己摟住的那一刻,也忘卻了自己的年紀,只是憑著內心的感覺將張鳳擁入懷中。

後來,文長林才得知,原來是張鳳的手機掉了。

一個人在外有無處求援,這才好幾日沒有給文長林通話,于是文長林便當即給張鳳買了一部新的手機,待了幾日之後便離開了。

雖然兩人的感情已經明瞭,但是文長林一下子卻後怕了起來,他知道自己已經是半截埋在黃土裡面的人了,怎麼能夠耽誤這樣一個年輕的少女呢?

于是這時候的文長林對于兩人的感情又「慫」了。

文長林離開後不久,張鳳也結束了在廣州的謀生,回到了老家。

她知道文長林心中有所顧忌,于是找到文長林對文長林說: 「既然家裡面逼婚,與其嫁給不認識的人,不如嫁給你!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都感到安心!」

面對張鳳的話,文長林嚇得不輕。

可文長林轉念一想,張鳳都能夠這般直面內心的感情,敢愛敢當,自己又怎麼能夠這般怯懦呢?

于是兩人頂著雙方家人的壓力走到了一起,並且有了夫妻之實。

雙方家人拗不過兩人的固執,最終也只好認可了兩人的關係。

4、步入婚姻,老來得子

2012年時,張鳳懷上了文長林的孩子。

這個孩子的到來卻讓文長林再次陷入了苦惱之中。

要知道文長林的孫女都已經和張鳳一般大小了,這時候要是張鳳再給自己生一個孩子,家中輩分豈不亂套了。

再者,自己與張鳳之間差著46歲的年紀,文長林擔心要是自己哪天走了,留下這對孤兒寡母怎麼辦呢?

想到這些文長林心中無盡地擔憂,口口聲聲地拒絕要這個孩子。

可是對于張鳳而言,自己的孩子就是兩人愛情的結晶,無論如何自己也都會將孩子生下來,即便有一天文長林先自己而去,自己也將義無反顧的將孩子帶大。

2013年4月17日,兩人扯了結婚證,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在這一年,張鳳25歲,而文長林已經71歲了。

為了避免鄉里鄉間人們過多地議論,兩人的婚禮並沒有大擺宴席,只是在雙方家人的見證下簡單地完成了儀式。

對此張鳳並沒有怨言,也不想給自己的丈夫太多的壓力。只要能夠和文長林在一起,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同年8月14日,天天出生了,「他是天賜的,所以名字裡取了一個天字」。文長林回憶道。

文長林在71歲高齡的這一年喜得子。

對于這個小生命的到來,文長林顯得有些措手不及。

或許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能夠在71歲的時候,再次體會為人父母的喜悅。

原本不願要孩子的文長林在小傢伙誕生之後,卻開始了忙裡忙外地「奶爸」的生活。

如今,從二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到老來得子,文長林與張鳳對著老少夫妻已經一起走過了十一年的時光。

2021年,已經79歲高齡的文長林身體依舊健朗,每天堅持鍛煉。

據張鳳家中親友介紹,如今兩人的孩子已經上學,大部分時間則是由孩子的外婆代為照顧。而文長林則是在張鳳的陪伴下在外旅遊。

年輕時文長林就一直都有想要外出遊歷一番的想法,但是卻因為四處行醫一直都沒有時間來完成自己的願望。

而今已經79歲高齡的他卻能在張鳳的陪伴下完成這一夢想,對于文長林來說實乃人生一大幸事。

對于文長林老爺子長途旅行身體是否吃得消,村民和張鳳的親友們則紛紛表示: 「老爺子身體硬朗恍如少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Copyright ©一網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