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養成巨嬰公主」:16歲吃飯靠人喂,每個月「零花錢130萬」,開跑車保鏢保姆護駕,媽媽終狠心「送鄉下」,今脫胎換骨大變樣

安妮 2022/05/05 檢舉 我要評論

2017年1月15日上午十一點半,在一高檔社區內,兩個中年婦女站在一扇臥室門外低聲交談。其中一個婦女小心翼翼開口道:「這都快十二點了,思琦怎麼還沒醒?我們要不要叫她?」

另一個婦女不贊成地說道:「這剛放寒假,思琦睡睡懶覺也是正常的,我們就不要鬧她了。」

先開口的婦女沉默半響後歎了口氣: 「哎呀,就是嫂子你一直慣著思琦,現在她快十六歲了吃飯還需要人喂。」

她口中的嫂子不以為然:「這是我的孩子,當然要把她寵成公主。」

二人的交談聲音稍稍大了一些,吵醒了屋裡的女孩。 女孩不耐煩將身邊的鬧鐘向門的方向扔去,巨大的響聲伴隨著女孩飽含怒氣地一聲「滾!」

女孩是誰?為何十六歲了吃飯還需要人喂?這樣嬌氣的女孩,未來的人生又會如何?

「被家人養成公主」

劉思琦,2001年2月19日出生。 她的父母趕上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下海經商的熱潮,在劉思琦出生前,就為劉思琦創造了殷實的家庭背景。

劉思琦出生後,父母的生意十分繁忙。因為常常要飛往全國各地應酬,劉思琦的父母就只能給劉思琦高價聘請了保姆。

保姆上崗後把劉思琦的日常起居照顧得無微不至,只要劉思琦有生活上的要求,保姆都會滿足劉思琦。 因為稱職的保姆,劉思琦的父母對于無法陪伴劉思琦的愧疚也稍稍減輕了一些。

可父母終究是孩子人生的第一個老師,保姆雖然能夠將劉思琦照顧長大,但她並不能取代父母在劉思琦小時候的地位。

父母不能陪伴在孩子身邊做一個正確的引導,很可能會導致孩子性格方面的缺憾,劉思琦也是如此。

每當自己缺席孩子成長的某個瞬間時,劉思琦的爸媽第一反應就是用錢來彌補。這給劉思琦留下了一個只要有錢什麼事兒都能解決的錯誤觀念。

劉思琦小時候想要得到的玩具,只要告訴父母一聲,爸媽隔天就會將玩具送到劉思琦的床頭。等劉思琦再長大一些,她最愛的事情就是逛街,在逛街消費中劉思琦感覺到了人生的滿足。

她隨手買的包可能就高達上萬塊錢,出門吃飯也是專挑高檔酒店,和同學吃飯劉思琦總是主動買單, 在她的眼中隨手花一萬元和隨手花十元錢沒有區別。

因為劉思琦的父母十分有錢,她家裡的親戚長輩都主動來投靠劉思琦的父母,而劉思琦本人從小也受到全家人的照顧,每天開銷過萬,每個月有將近130萬的零花錢。

姥姥和姑姑在家會照顧劉思琦的起居,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是劉思琦的日常生活。 在這樣的寵溺下,劉思琦到了十六歲在家吃飯還需要別人喂,在家穿衣需要人幫忙,甚至連腳指甲都是母親幫忙修剪。

這種在其他人看來十分奇怪的事,但劉思琦的母親卻習以為常。 她不介意女兒生活上的不能自理,她希望能夠將女兒寵成真正的公主。

「想一出是一出,倒貼錢販賣手機殼」

在這種生活環境下長大的劉思琦也的確長出了「公主」的性格, 她不知人間疾苦,活在父母堆建的童話堡壘裡。她經常想一出是一出,而家庭背景也的確能夠容忍她無限制試錯。

劉思琦的父母都是白手起家,在常人中算是富有經商頭腦的人。劉思琦也覺得自己遺傳了父母的優點。 高中時,劉思琦曾告訴過父母自己要創業,但當父母問及如何創業時,劉思琦卻回答不上來。

過了幾天,劉思琦看見學校門口擺地攤的人,便又說道自己要靠擺地攤掙錢。她在網上買了一大堆二十元一個的手機殼,決心靠賣手機殼賺第一筆錢。

但到了路邊,劉思琦看見路邊地面上骯髒的汙漬,她不想象別的地攤小販一樣蹲坐在路邊。 于是劉思琦打通了家裡二叔的電話,叫二叔把家裡的蘭博基尼開到自己所在的街道。

等二叔把車開來,劉思琦把成本二十元的手機殼放在蘭博基尼車蓋上,用喇叭叫賣道: 「賣手機殼嘞,兩元一個。」

雖然劉思琦擺地攤的方式很特別,但因為便宜,沒過多久她的手機殼便售賣一空。劉思琦看著微信裡到賬的幾十塊錢,臉上全是止不住地開心。她很自豪自己一晚上就能掙幾十塊錢。

坐在豪車裡,劉思琦看見路邊上有生蠔店。 想著自己今天辛苦賺錢,劉思琦想犒勞一下自己。

她叫二叔把車停在生蠔店外,隨後劉思琦在店裡點了一百元的生蠔。 等結賬時,劉思琦因為開心,還額外給了老闆六百塊小費。

在一旁的二叔已經見怪不怪,他不理解劉思琦的做法,但二叔也不會主動對劉思琦進行勸誡。 因為劉思琦除了經常想一出是一出外,她還十分任性刁蠻,劉思琦堅持我行我素,連家裡人都常常會被劉思琦狠狠罵一頓。

「對家人擺臉色,母親決心讓女兒參加變形計」

在劉思琦八歲時,劉思琦的弟弟出生了。弟弟出生後並沒有改變劉思琦的性格,相反她感覺自己在家裡的地位被弟弟挑釁了。

在劉思琦心中,除了爸爸,自己是家裡的「老大」。所以劉思琦常常對弟弟進行責怪教訓。

2017年4月13日這天,劉思琦在外逛街回來,開門時發現自己八歲的弟弟拿著香草口味的冰淇淋在吃。

劉思琦當即火上心頭,她直接沖到弟弟面前,母親見狀連忙拉開了兩姐弟。

當問及原因時,劉思琦很理所當然說道,香草味冰淇淋是她最喜歡的口味,平時家裡都把這個味道給自己留著,但今天弟弟居然吃了自己的冰淇淋,自己這是在教訓他。

其實這並不是劉思琦在家裡第一天動手。 平時除了父親,只要家裡有人忤逆她的意思,她就會對別人擺臉色。

長輩還好,劉思琦只是會翻白眼,但如果是自己的弟弟,她常常直接動手教訓。

在經過冰淇淋事件後,劉思琦的母親終于意識到自己對于女兒教育的失敗。但女兒的性格已經定型,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經過幾個夜晚的輾轉反側,劉思琦媽媽想到了以前節目裡常播的一個節目——《變形計》。裡面有很多紈絝小孩,在經過和農村孩子交換生活後,都變得懂事聽話,理解家人。

劉思琦的母親覺得讓劉思琦參加變形計應該也能改變她的性格,和丈夫商量後,他們主動聯繫了《變形計》節目組。

劉思琦的父母不敢告訴劉思琦這一趟是去農村體驗生活。 他們只告訴劉思琦,這個暑假去山上遊山玩水。劉思琦對之後的生活很期待,她甚至以為自己來到山上肯定會有人熱烈接待。

在臨行前,劉思琦躺在沙發上玩手機,而她的家人則忙前忙後地幫她收拾行李。

因為擔心劉思琦在農村生活不習慣,劉思琦的母親為她準備了全套的洗漱用品。劉思琦的姑姑還提前查看了山村當地的氣候,按照氣溫給劉思琦裝備衣服。

劉思琦的父親更為直接, 他害怕農村裡沒法用電子支付,于是去銀行取了一疊現金,塞在劉思琦要背的包裡。

等節目組來到後,劉思琦家裡開了四輛豪車,把劉思琦送到了機場。

「變形成功,一改往日作風」

來到了貴州山村,眼前所看的並不是劉思琦所想象的田園美景。村裡沒通水泥路,大巴停在村口的黃土地上。 劉思琦很是嫌棄,她感覺自己買的新鞋都要被地上的泥弄髒。

等她好不容易下了車,節目組要求上交行李,劉思琦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但想著在拍攝還是同意了拿行李的要求。

等節目組要收走劉思琦的化妝包時,劉思琦再也忍不住了。 她能接受節目組把自己的其他行李拿走,但不能接受節目組要求未來的日子裡自己不能化妝。

她一屁股坐在了裝有化妝包的行李箱上,提出自己要中斷拍攝回家。 無論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如何勸導,劉思琦都是一副不能妥協的樣子。

經過長達兩小時的僵持,最後節目組決定先退讓一步,同意放過劉思琦的化妝包。

劉思琦要去往的農村家庭在懸崖邊,到達需要長時間的攀爬。在半山腰上,拿著行李箱的劉思琦精疲力盡,她想讓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幫忙,但工作人員都很遵守節目規定,堅決不伸出援手。

被拒絕的劉思琦大發雷霆,她直接把行李箱丟在了半山腰。

等到達屋子裡,劉思琦更是崩潰大哭。眼前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山頂別墅,而是充滿雞鴨鵝糞便的破落小屋。 劉思琦剛到屋子就打起了退堂鼓,她想讓工作人員送自己回家。

可來都來了,工作人員哪裡還有讓她回家的道理。 劉思琦之後便靠絕食企圖威脅工作人員。

在農村的父母不忍心看著劉思琦折騰自己,他們為劉思琦準備了晚餐。 從來沒有絕食過的劉思琦很快便饑腸轆轆,最後還是圍坐在餐桌上吃了飯。

之後劉思琦下山尋找自己的行李箱,可山路陡峭,劉思琦非但沒能找到行李箱還爬上爬下把自己累得夠嗆。 等到了農村家裡,劉思琦把氣都撒在了傢俱上。她用腳踢打本就破爛的木桌,把家裡搞得烏煙瘴氣。

農村父母並沒有責怪劉思琦,相反他們下山幫劉思琦找回了她的行李箱。收到行李箱的劉思琦十分開心,同時她看著農村父母滄桑的臉,第一次感受到了愧疚的滋味。

第二天,劉思琦開始與農村父母主動交流, 在了解中,劉思琦發現原來這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樣富裕,也有很多像這個農村家庭一樣貧苦的人。

劉思琦第一反應就是要將自己的錢給農村父母,但她又立馬想到自己的行李箱早就被節目組沒收了。沒辦法,劉思琦只能和農村家庭裡的小孩一起去勞作賺錢。

在田野裡,劉思琦第一次感受到了賺錢的艱辛。她用自己賺來的第一份錢給農村爸爸買了一雙皮鞋。

在一個多月的變形生活中,劉思琦以農村小孩的身份重新體驗了生活。 她明白作為農村小孩想要走出大山是多麼的不容易,對比之下,自己的生活簡直是無憂無慮。

變形的最後一天,劉思琦等來了接自己的爸爸媽媽。她看到父母時,眼淚不自主流下。原來父母給了自己這麼優渥的生活,而自己以前還老是惹父母生氣。

這次變形給劉思琦帶來了不一樣的體驗,她回去之後受益匪淺, 一改往日的奢靡作風,開始心疼父母,獨立生活。

「陪伴才是對孩子最好的教育」

因為以前不喜歡學習,劉思琦的文化成績十分差勁,以前的她認為自己的父母很有錢,自己不需要讀書也能夠富裕一輩子。 但變形後的劉思琦有了新的人生理想,她明白農村孩子讀書的不易,因此她不想浪費自己的讀書機會。

父母知道後,對于劉思琦的懂事感到十分欣慰,同時也高價為劉思琦雇來了補習老師。 2018年,劉思琦進入ESMOD高級時裝藝術學校讀書。

在學校裡的劉思琦沒有浪費自己的人生,她認真聽課努力學習,在過程中不斷提升自己。 2020年年初,劉思琦憑藉獨樹一幟的風格還簽約了一家設計公司,在畢業前就已經成為了一名服裝設計師。

2021年暑假,劉思琦報考了駕校,並于7月6日一次性考過了科一科二。但在科目三考試上,劉思琦總是突發意外。劉思琦目前的目標是在今年寒假內考過科三,希望在2022春節前能夠拿到自己的駕照。

劉思琦優渥的家庭環境原本能讓劉思琦的人生過得璀璨精彩,但因為家人的過度溺愛造成她幼時的無法無天。 幸好父母能及時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帶劉思琦走入了正軌。

生活裡不少父母因為掙錢而忽略了自己對孩子的陪伴,他們認為一昧給孩子好的物質條件就是對孩子最大的寵愛。 然而寵愛也需要有度,過分的溺愛與遷就只會讓孩子迷失自我。

希望每個父母都對孩子的教育引起重視! 相比起金錢,孩子更需要的是你們的貼身陪伴!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