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不到1米,50多歲逆襲成神醫,被美女主動告白的他,現在怎樣

你相信,一個侏儒症患者能當醫生嗎?他3歲因病導致殘障,身高永遠定格在90cm;高中畢業,放棄考公務員的機會,一心學醫;25歲從衛校畢業,卻回鄉做村醫30多年。有人質疑他:自己的病都治不好,還給別人治病呢?他努力鑽研,用精湛的醫術,守護著2000多位村民的健康。有人嘲笑他:小矮人,還想娶媳婦兒呢?他待人真誠,以善良的品格,收穫愛情、娶妻生子,兒孫繞膝。如今,年過半百的他,受百姓傳頌,被新華社、人民日報相繼報導,讓世人驚歎: 殘缺的身軀,束縛不了偉大的靈魂!

01▼

3歲患病,身高定格在90cm

一個連身高都「不及格」的男孩子,將來要怎麼出人頭地呢?連續很多年,肖九林的父母都陷入深深的擔憂中。1964年,肖九林出生,父母都是農民,家裡條件很是拮据。肖九林3歲時,突然停止了生長,瘦弱的身軀比同齡人矮了一截。起初,父母見他能吃能喝,以為只是「發育晚」。

但為人父母,還是無法放心,帶他去醫院做了檢查,卻等來殘忍的診斷結果:侏儒症。醫生說,目前只能進行激素干擾治療,但週期很長,費用不少。 一針激素,就要抵夫妻倆好幾個月的收入。在無奈與愧疚交織中,夫妻倆選擇放棄治療,將肖九林抱回家。他們嘗試了民間的很多辦法:各種草藥方子、針灸、運動......無一例外,都失敗了。

肖九林9歲才上小學,父母背著他上下學;到高中上寄宿學校,憑著90cm的身軀獨立生活。高中畢業那年,肖九林想報考公務員,離開家鄉,去外面更廣闊的天地發展(80年代高中畢業算是高學歷)。可當他再次回望這個養育他的小山村時,他猶豫了。這裡偏遠、落後、留不住人。年輕人都相繼出去打工,剩下老人、小孩相依為命,就連生病時也只能硬抗。 難道自己的悲劇,還要在家鄉不斷重演嗎?

念及此,肖九林當即報考了衛校,用三年夜以繼日的苦讀,來追逐一個平凡而偉大的理想。 「我要學醫,我要回家給村民看病。」

02▼

成為第一個侏儒村醫

肖九林說,他是一隻小小鳥,但他也想飛得很高。1989年,肖九林以優異的成績從衛校畢業,並考取了鄉村醫生資格證。懷著一腔熱忱,他回家鄉開了個小診所,希望幫鄉親們看病。

誰知,一盆冷水狠狠地澆在他頭上。一連幾個月,幾乎都沒人來看病,鄉親們都不相信這個「矮腳醫生」,一句句質疑深深地紮進了肖九林的心,甚至有人私下議論: 「他自己的病都治不好,還想治好人家的病?」從小到大,類似的遭遇肖九林已經經歷了太多,這次他的回復仍是:絕不輕言放棄。

有人來看病時,他照顧病人細緻入微,過後親自上門回訪,詢問病人恢復情況。沒人看病時,他便獨自鑽研醫學書籍,向同行虛心請教,在兒科方面建立了專長。 一年半過後,村民們終于認可了他的醫術,更被他的赤誠之心所打動。村裡誰不舒服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肖九林,小小的診所也因此人來人往。身高帶給他的,不只是長相缺陷和歧視,還有一天天一年年數之不盡的障礙,像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

診所裡,為村民拿藥,他要一步一步爬上櫃子。甚至小小的辦公桌,對他來說,也高不可攀。雨天出診,20分鐘的路程,身材矮小的他需要走一個多小時,少不了栽跟鬥。 即便跌倒後站起,滿身泥濘,他依然笑著往前走。

他不過是想,通過努力贏得別人的尊重;不過是想,用醫術幫村民擺脫痛苦。成為第一個侏儒村醫,與有榮焉。

03▼

並不「般配」的婚姻

因為侏儒症,肖九林從未奢望過愛情。肖九林的診所起步後,他一心撲在醫學上,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個人問題。有些熱心的鄉親,眼見肖醫生歲數到了還是單身,便張羅著給他介紹物件。被肖九林一一回絕了:「我不想耽誤別人。」 直到王淑珍的出現,他才第一次卸下自己的「心理戒備」。

王淑珍家裡有爺爺奶奶,肖九林常常上門看診,在一次次接觸中,王淑珍被肖九林的體貼和善良打動,漸漸產生了情愫。終于,王淑珍忍不住向肖九林表白了。肖九林勸她再仔細考慮考慮,王淑珍卻表示願意跟他同甘共苦。 王淑珍的堅定,讓肖九林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認可。今生得愛如此,夫複何求?

沒過多久,他們就結婚了。喜宴上,一個是90cm高的新郎,一個是高出一大截的新娘。這看起來並不「般配」的婚姻,得到了全村人的祝福。婚後,肖九林成了附近8個村的村醫, 每天都非常繁忙,不是在看病就是在看病的路上。

怕路太遠,肖九林走不到,王淑珍就一步一步背著他去看診;後來買了電動車,肖九林爬不上去,王淑珍就把他抱上去,載著他走遍了村子的家家戶戶;王淑珍主動承包了所有家務活,讓肖九林工作之餘,還能看書鑽研。從醫三十餘年,肖九林從來沒放過假,王淑珍也時時刻刻支持著他。

04▼

一米神醫,治病致富

行醫者,懸壺救世也。肖九林有了電腦以後,常常通過網路諮詢,向專家討教醫學問題;並靠自己一字一字將居民健康檔案錄入電腦存檔。為了減少鄉親們的負擔,肖九林一直堅持平價藥、適度用藥,甚至允許有經濟困難的病人賒欠醫藥費。村裡有個癱瘓的老人,臥床八年期間,肖九林堅持去照顧他,換尿管也從不嫌髒。老人說: 「我能活到現在,多虧了肖醫生啊。」村裡好多這樣的老人,肖九林一直照顧他們到去世。

從前戲謔般的稱呼「矮腳醫生」,現在變成村民們有口皆碑的「一米神醫」。2014年,肖九林當上鄉殘聯專幹,憑藉自己的醫術和愛心,為全鄉500多位殘障人進行康復治療、辦理證書、落實補貼等。近些年,肖九林不光為村民看病,還帶領鄉親們建廠養豚鼠。他在網上收集養殖資料、聯繫買家,讓嚴崗村的村民一年額外收入1000元。

三十餘年光陰掠過,肖九林的兒女早已長大成家,小孫子已經長到和他一般高。「渺小」的肖九林,依然在平凡的崗位上堅守著。有人說: 是他背負的責任壓低了他的身體,讓他離腳下的土地更近。當肖九林再度站上村口,回望家鄉時,那個窮苦的村落已經換了模樣。他笑著回憶當年那個重要的決定,慢慢地走回去......落日餘暉下,映射出他巨人的身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Copyright ©一網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