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顧父母反對,她堅持赴萬里嫁40歲重疾網戀男友,婚姻儘維持17天微笑送別丈夫:我不後悔

2014年2月14日上午10點,蘭溪市人民醫院第二病區的禮堂里擠滿了人,鬧鬧嚷嚷的。

現場包括醫院的醫生、護士在內,大約來了兩三百人。

隨著音樂聲響起,全場瞬間安靜,只見一個身穿白色婚紗的新娘在眾人的矚目下緩緩走了出來。

原來,這裡正在舉行一場婚禮。

看著年輕漂亮的新娘,大家猜想新郎肯定也是一位高大帥氣的小伙兒。

但是當看到新娘慢慢走到新郎身邊時,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新郎居然是一個瘦骨嶙峋的光頭!更讓人驚訝的是,新郎居然還坐在輪椅上……

大約一米七幾的新郎,即使穿著西裝戴著黑框眼鏡,也難以掩飾臉上的憔悴。

她獨帶一孩單親悲觀,意外中愛情降臨

 

故事還要從2012年說起。

新娘叫高敏,江蘇太倉人。

那年她39歲,是一個單親媽媽,身邊還有個5歲的孩子。

作為一個失婚帶娃的女人,高敏遭受了不少的歧視。

高敏感覺自己的人生可能再也不會有愛情了,她很長一段時間處于悲觀的情緒中。

為了逃避世俗的眼光,高敏打算再嫁。

 

于是,她註冊了相親網站。

不過,高敏對未來的緣分,並不樂觀。

畢竟,自己年紀大了,離異又帶了一個娃。

一天,高敏收到一個好友申請。

原來,對方是通過自己留在相親網站上的聯繫方式加到自己的。

加自己的男人叫姚望舟。

出于禮貌,高敏跟他互換了手機號碼。

因為是單親家庭的緣故,高敏對生活比較悲觀,也不想與他人有太多的交流,

所以最初兩人只是通過電話或者網路視訊簡單聯絡。

 

然而,姚望舟似乎並不介意高敏是單親媽媽的身份,反而經常鼓勵開導高敏,希望她走出陰霾。

久而久之,高敏被風趣幽默知冷知熱的姚望舟所打動。

于是兩人的網路聯繫開始更加頻繁了一些。

她們就像普通的情侶那樣,開始了長達半年的網戀。

慢慢地,高敏發現自己自己原本冰冷的內心,被姚望舟一點點的溫暖了。

正當高敏憧憬美好的未來的時候,事情突然發生了轉變。

 

2013年6月21日到6月29日的8天時間裡,高敏失去了姚望舟的所有音訊。

高敏非常的痛苦,並且焦急地尋找姚望舟。

猶如人間蒸發的姚望舟讓高敏心急如焚,千方百計打聽后得知,姚望舟竟然患了白血病,正在醫院接受治療……

她拋下所有陪在病榻,等來的卻是一句分手

 

得知消息后,高敏安頓好兒子,立馬就從江蘇輾轉幾百公里,趕到浙江金華的蘭溪醫院。

高敏幻想過無數次和心愛之人見面時的場景,可能是愛人手捧一束鮮花和她在車站相擁,

也可能是自己抱著一個玩偶和他牽手散步。

可是高敏唯獨沒想到,自己第一次和姚望舟見面,竟然會是在醫院的病房裡。

 

看到病床上的姚望舟,高敏一下子眼圈泛紅。

病床上的姚望舟,穿著黑色的病號服,身形比視訊電話里消瘦了太多。

往日神采自信的眼眸,此刻卻在看向自己時帶著幾分躲閃。

原本每天八點,高敏都會準時接到姚望舟的電話,兩人在電話里互訴衷腸。

但是後來,高敏便不再接到姚望舟的電話了,高敏問起時,姚望舟總是以各種理由搪塞過去。

那時候,高敏以為姚望舟另有新歡了,但是看到眼前的姚望舟,高敏才知道自己錯怪了姚望舟。

對于高敏來說,病魔並不比心魔可怕。

只要愛人還在,自己的心魔就沒有了。

那麼,她一定會陪愛人戰勝病魔的。

看到形容枯槁的姚望舟,高敏並沒有退縮害怕,

反而非常生氣地質問他為什麼要騙她,是不是不想娶她了。

但姚望舟沒有回復...

姚望舟原以為冷落高敏之後,高敏就不會再跟他聯繫了,但沒想到她卻找到了醫院,還出現在他的面前。

從那天起,高敏除了回幾次老家看望5歲的兒子之外,大部分時間都在醫院照顧姚望舟。

她陪在姚望舟的身邊,陪他說話、喂他吃飯、扶他上廁所、給他擦身子,晚上就睡在他床邊。

「妳真是好福氣啊!有這麼好的媳婦伺候妳。」

同病房的病友剛開始以為高敏是姚望舟的妻子,每天看到她忙裡忙外、

端屎端尿照顧姚望舟時,都表示很羨慕。

當得知高敏只是姚望舟剛剛認識不到半年的網戀女友時,

病友們更是誇讚高敏是個難得一遇的好女人,要姚望舟不要辜負人家。

聽著病友的調侃,姚望舟只是笑笑不說話。

雖然在高敏的精心照料下,姚望舟的精神狀態逐漸變好,但是由于病情的惡化,他的治療效果並不理想。

患病半年來,原本身體強壯的姚望舟已經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樣。

看著姚望舟憔悴的臉色,高敏心疼得淚流滿面,還是堅持己見,

繼續留在醫院給他喂飯、擦身子、按摩,晚上徹夜在病床前照顧他。

一次,高敏回蘇州看望兒子,幾天後再回到蘭溪,發現行動不便的姚望舟根本不能照顧好自己,人也變得消瘦。

她心疼地抱著他,哭了很久。

可是哭完之後,姚望舟卻輕輕推開了高敏,說:「我們分手吧。」

高敏聽到分手兩個字,整個人都愣住了。

是自己做得不夠好?還是讓對方感覺不到自己的真心?為什麼要說出這樣讓人傷心的話?

原來都不是。

姚望舟對高敏說,自己得的是不治之癥,不能這樣拖累她,對她來說也不值得,

她沒有必要為了自己而放棄她的人生,後面還會有更好的人等著愛她。

姚望舟感覺自己快不行了,他看到高敏為自己所做的一切,猶豫了很久。

但是他覺得,還是不能耽誤高敏。

聽完姚望舟的話,高敏心中百感交集。

但是她沒有當即表現出來,只是輕輕的對姚望舟說了一句:「我回家一趟,妳在這裡好好的等我。」

看著高敏離去的背影,姚望舟知道,自己的病情可能等不到高敏回來的那天了。

不顧家人反對,她意已決要嫁給絕癥男友

高敏又翻越了幾百里,回到了家。

坐在父母面前,高敏面色沉重。

猶豫了許久,高敏還是開口了:「爸,媽,我想嫁給一個男人。」

高敏父母一聽,這是好事呀,便問起男方的家在哪裡,年紀多大,人好不好。

高敏說,男友人很好,比自己大一歲。

高敏父母臉上現出笑容。

自從女兒失婚後,他們便擔心女兒會自己一個人孤獨終老。

現在女兒找到了新的男友,之後就有人能替自己陪女兒了。

高敏父母讓她叫男友改天上門來提親。可是高敏說,男友來不了。

高敏父母不解,問為啥。

高敏回答說男友生病了。

「啥病?」高敏父母又問。

「白血病。」

聽到這三個字,高敏父母愣住了。

自從知道姚望舟患了白血病後,高敏想要和姚望舟結婚的這個想法,

毫無意外遭到全家人的激烈反對,父母甚至問高敏,「妳到底圖啥?」

「他溫暖過我的人生,我不能在他最難的時候離開他。」高敏說完,便又準備再次前往醫院。

她害怕她晚一點回去,姚望舟就不在了。

不顧父母的反對,高敏毅然選擇離開蘇州,趕到金華,全心全意照顧姚望舟。

「我的堅持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雖然他們一直反對,

表面上從不贊同我的做法,但並沒有直接阻止我,在我看來也算是默認了。」高敏說。

再一次回到姚望舟身邊的高敏,對姚望舟說:「我再也不會離開妳了,我要和妳結婚。」

望著高敏真摯的眼神,姚望舟再一次猶豫了。

2014年春節,為了不讓姚望舟感到孤獨,高敏還把兒子帶到了蘭溪醫院,在病房裡陪姚望舟過年。

2014年1月18日,高敏收到了醫院給姚望舟下達的病危通知書。

有預感的高敏再次決定要和姚望舟結婚,她怕姚望舟等不到那一天。

對于高敏真誠而熱烈的喜歡,姚望舟無法回應太多,能給的就只有一個念想。

于是,當高敏抱著他的時候,姚望舟用十分微弱的聲音說出了那句高敏期待已久的話:「親愛的,嫁給我吧。」

高敏聽后,熱淚盈眶的說:「我等妳這句話,等了很久了。」

就這樣高敏在病房裡答應了姚望舟的求婚。

求婚成功后,有人問高敏,為什麼要嫁給這樣一個身患絕癥的男子?

高敏笑著說:「我不需要他給我什麼,我只需要他的一個承諾,愛我一輩子的承諾。」

醫院情人節,一場悲情又浪漫的婚禮開幕

擔心姚望舟已沒有多少時間可以等待,不想留下遺憾,高敏打算儘快與姚望舟結婚。

于是,在親朋好友的建議下,他們把結婚的日子選在一個月後,2月14日情人節這天。

姚望舟告訴高敏,雖然他重病在身,但也想要用最神聖的方式,給她一個完整的婚禮。

一家影樓聽說了他們夫妻倆的故事非常感動,便承諾免費給他們夫妻倆化妝、拍照,進行婚禮現場布置。

在多方的幫助下,2月14日早晨10點,在蘭溪市人民醫院二病區,一場特殊的婚禮開始了。

正好這一天也是元宵節,窗外有人放起了煙花。

現場來了兩三百人,包括蘭溪市人民醫院的醫生、護士都來了,將偌大的禮堂都擠滿了。

因為化療而不得不將頭髮剃光的新郎姚望舟半躺在病床上,

他一米七幾的個子,體重卻不足百斤,但愛卻讓他撐起了這病弱的身體。

姚望舟坐上輪椅,三四個人抬著將他送上台階,進入禮堂。

隨著音樂響起,大家一起看著身穿潔白婚紗的高敏推著強撐身體的姚望舟,從病房走廊緩緩步入禮堂。

姚望舟用滿是針眼的手給新娘高敏戴上戒指,許下誓言。

那一刻,兩個人的眼裡都是幸福的淚光。

見證了這一對患難夫妻定下終身,在場的醫生護士和病友們都流下了感動的淚水,為這一對新人祝福。

在婚禮現場,每位來賓都收到了一張小卡片。這些小卡片是高敏、姚望舟夫妻二人花了很長時間親手製作的。

每張卡片上面都貼了三張他們的照片,包括從相知、相識,最後到結婚的全過程。

卡片上還寫了一段祝福的話:

「人間有真愛,我們想藉此祝福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希望每個人都能珍惜身邊的緣分。」

雖然困難重重,但高敏表示自己絕不會放棄,「我相信奇跡。」

高敏的父母也終于被夫妻二人的真情所感動,來到金華看望他們。

但是,姚望舟卻還是沒能撐下去…

婚姻僅維持17天,男友留下三個字離去

2月28日,白血病帶來的一系列併發癥使姚望舟連呼吸都無法正常進行。

于是,他被送入了ICU重癥監護病房。

3月1日早晨開始,姚望舟已經處于完全昏迷狀態。

2日早晨7點30分,姚望舟的血壓越來越低。

20分鐘后,姚望舟的心臟永遠停止了跳動。

「望舟,望舟」高敏哽咽地哭喊著,「我看見他左眼在流淚,止也止不住,他肯定還能聽見我說話。」

可是,高敏卻再也沒有等到姚望舟的回應。

其實,姚望舟早已留下了回應。

翻開姚望舟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高敏看到了歪歪扭扭的三個字:我愛妳。

這是姚望舟在去世的前一天下午寫的。

那時候的姚望舟,全身插滿了管子,已經不能再開口說話。

但是,他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在筆記本上顫抖地寫下了「我愛妳」這三個字留給高敏,還加了署名:望舟...

姚望舟走後,高敏找了一份新工作。

2021年,曾有記者走訪了高敏家,當被問到是否還會再婚時,高敏回答目前暫時沒有這個打算了。

如今她還是一個人帶著的小孩,小孩當時14歲正在當地讀國中,成績穩定。

王小波曾經說過一句話,「妳要是願意,我就永遠愛妳,妳要是不願意,我就永遠相思妳。」

在感情的世界里,或許不需要那麼多的猶豫不決、患得患失。

大大方方地表白、真誠而熱烈地相愛,才不會徒留懊悔與遺憾。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就站在妳面前,妳卻不知道我愛妳。

雖然高敏和姚望舟是不幸的,兩人的婚姻僅僅持續了17天。

但對他們來說,真愛過,就夠了。

也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